一秒记住【萤火虫小说 www.fs0451.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后我上了三楼开始寻找怪相之所在。

  而吴林的房间就在三层。

  这里肯定是有问题,因为整层楼的房间没有一个窗户,光线极其黑暗。

  房间里也没有灯,也没有家用电器,客厅西面有一个落地的大烛台,三股叉一样的烛台上插着三根巨大的红色蜡烛。

  我当时也没有多想,掏出打火机就把蜡烛点燃了,偌大的空间烛火发出的幽幽火光铺洒在狭长的走廊过道上给人感觉就像是在墓室里一般,只见红色的蜡烛每一根都有成人手臂粗细,表面用金粉雕了四个金字“福禄无极”,而那张紫檀木制成的书桌上摆放着一盏煤油灯,揭开罩子里面还有不少煤油,点燃后我提着煤油灯挨个房间进入查看里面的状况。

  第一间房是吴林正儿八经的书房,书柜、书桌、木椅,书柜里摆放着不少线装本的古书,我将抽屉挨个打开,里面只有一些寻常的日用品。

  随后我又去了隔壁的房间,这是吴林的卧房,里面的摆设非常简单,只有大衣柜和木床,不过看里面的物品摆放吴林应该很少在这居住,床上连个床单都没有。

  打开大衣橱,里面同样是空空如也,于是我又进了最靠里的一间屋子。

  这里面是一间供小孩居住的屋子,这点是从床的大小上看出来的,屋子中央摆了一张小床,上面堆满了各种毛绒玩具,正对大门口的墙上挂了一张油画,内容是一对夫妻带着孩子坐在海滩边看冉冉升起的太阳。

  屋子里的柜子同样是空空如也。

  三层共有三间屋子,从头到尾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这层楼虽然看起来古怪,但其实也没有特别之处,于是我转身出了屋子穿过狭长的走廊正打算吹灭刚点燃的红蜡烛。

  随即我发现投射在墙壁上的影子居然有两道,我身后居然趴着一个半大的小孩身影。

  “这孩子”一动不动的趴在我背后,看影子大小估计在两三岁的年纪,头型能清楚的看出是年画娃娃那种“瓦片头”。

  我浑身汗毛一瞬间就竖了起来,赶紧转身就往外跑,没想到刚跑到门口,在没有一丝风的屋子里,木头门“嘭”的一声就关了起来,我心里暗道:不好。伸手要去抓门把,没来由的觉得一股力量将我整个人托了起来,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重重摔在地下。

  这一下差点没把我肚肠子从嘴巴里给震出来,想要起身,没想到四肢瘫软居然没爬起来。

  接着我听到一声清晰的“嘻嘻”笑声。

  就像小孩在玩闹时发出的笑声,红烛的火苗急速晃动了几下,猛然暴涨了一圈,三道明显的烈焰窜入半空消失后烛火就变成了碧绿的颜色,我知道自己在这儿招惹了大麻烦,挣扎着就想起身赶紧跑出去再说。

  这时就听王殿臣在外拧动门把手道:“边哥,你干嘛关门?刚才那声响是你发出来的?”

  我刚要张嘴说话就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堵在我嘴巴上,顿时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而且我的四肢也像是被缠上了什么东西,固定的力量越来越强,简直像是要勒断我的身体,如此一来我更加说不出话。

  屋外王殿臣喊了几声见我没反应声音有些慌张了,大声道:“边哥,我这就进来,你先顶住。”

  一定要把门撞开,否则我必然死在这里面。

  正在这时就听见宁陵生道:“别乱来,你要是进去了,麻烦更大。”

  “可是……”

  “到一边去,这里没你事儿。”宁陵生毫不客气对他道,接着对我道:“秦边,你别慌张,千万不要挣扎,放松下来,按我说的做。”

  此时的我只觉的浑身不但被缠裹的又紧又痛,体温也变的越来越高,简直像是身入烘炉一般,人难受到了极点,但我也知道宁陵生是“懂行”的人,到这份上只能按他说的来了,于是我强忍着身体的难受平静下来。

  可是当我不在挣扎后,那种几乎让人窒息的缠绕感和烈火一般的灼热感渐渐消失了,随后我发现终于能动了,于是我挣扎着起身走到门口小心翼翼的朝门把手伸去。

  试探了一会儿,确定不会在度被举起抛在地下后我一把将反锁上的门打开。

  随着屋外的阳光投射进入,屋子里碧油油的鬼火立刻变成了橘黄色。

  出乎意料的是一进屋子宁陵生出手如闪电,左手在我脑门上按了一下,我觉得就像闻了一口薄荷的清香味,瞬间混沌一团的脑袋就觉得轻松了,不等我说话宁陵生道:“你去外面阳光最强的方向待着,再进屋子时把鞋子脱了丢在外面。”

  我也不敢多问,赶紧出屋站在阳光最充裕的南边,这时我看到随着每一次的呼气,都有一股明显的寒气被喷出体外,而我双手十指的指甲完全没了血色,苍白如雪一般。

  这柳灵童真是太邪门了,吴林居然敢养这么一个东西在身边,身遭横死也就不足为奇了。

  很快宁、王二人也跟了出来,王殿臣走到我面前仔细端详了一眼道:“现在的模样要是给你拍张照片准保没人相信你是个活人。”

  “好了,别拿自己人开玩笑。”宁陵生道。

  王殿臣一脸坏笑着走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体逐渐恢复正常,松了口气道:“宁哥,这屋子里实在太邪门,咱们还是少惹为妙。”

  宁陵生道:“修庙这行里就没有好干的活。”

  王殿臣补充发言道:“没有麻烦谁会无端的掏钱修庙呢,所以修庙只是表面文章,替苦主摆平麻烦才是咱们最重要的事情。”

  宁陵生道:“殿臣虽然说话一向不靠谱,但这句话说的很对,修庙人和那些民间的包工队区别就在于此,一座庙如果仅仅只是粉饰墙壁,度漆法相金身,何必要花大价钱请我们来做呢?”

  直到今天我才算明白修庙人的真正“使命”可如果真以王殿臣所言来理解这一行,我是远不够资格做一名修庙匠人的。

  宁陵生道:“那间屋子就是吴林供养柳灵童所在,阴鬼之物不能见光,所以三楼房间里没有窗户,那些毛绒玩具都是给小鬼准备的,而你点燃的三根蜡烛是用牛油、猪油、人油混合在一起制成的,这种蜡烛也叫黄泉引烛,据说是在黄泉路上引鬼魂所用的,所以这也是唤醒柳灵童的法器,一旦你点亮蜡烛之后,柳灵童就会缠上你,如果让他感觉到你内心的恐惧,他就知道你并非供养的他的主人,随时会杀了你。”

  “这种小鬼简直太邪门了,为什么要供养这些东西害人呢?”我愤怒的道。

  宁陵生却摇了摇头道:“这世上没有害人的鬼,只有害人的人,柳灵童并非是天生地长,好点的是用夭折婴儿的的股骨下埋入植物种子,狠毒的巫师甚至会偷来婴儿活埋后养成柳灵童,所以这些小鬼都是身遭横死的苦命人,自然怨气极重。”

  “这些都是人做的孽,如果吴林不需要耳报神,这个孩子就不会死,所以你不应该怪他。”

  “宁哥,你有一颗慈悲心,但这个小鬼真的很阴毒,吴林托咱们办的应该就是除了它吧?”我道。

  “三楼的建造布局我也看了,那里面不是房间,而是一处建在高处的坟墓,一处活死人墓啊,这是以风水之法供养小鬼,而不是简单的法器供养。”

  说到这儿宁陵生略微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种手段供养出来的小鬼确实怨气更重,对咱们而言是个大麻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