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萤火虫小说 www.fs0451.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想明白这点后的王海对小丽是又爱又恨,他爱小丽的身体,他恨小丽的灵魂,他从内心期望报复这个女人,甚至他想过qj她,为了这个计划他在心里做过无数次的打算。虽然最终没有得以实施,但至今他都在思考是不是应该qj小丽?

  从理论上来说每个漂亮女人身边都潜伏着许多期待qj她的男人,甚至女人,从理论上来说每个身体健康的男人都曾经萌发过qj的**或是想法,而很多女人也有被人qj的渴望与冲动,如果我们能够看透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就会觉得世界真的很疯狂、也很可怕,却忽略了一个真相:自己其实也是一丘之貉。只不过我们都习惯于审判别人,宽容自己,所以常常忽略了自己龌龊的一面。

  当然人与人之间也是有区别的,区别就在于谁更龌龊而已,“一般龌龊”的会在心里萌发这种念头。意淫一番也就罢了,而“十分龌龊”的人则会将此行动付诸实施,而王海则是第三种,他属于从“一般向着十分过渡”的那一类。

  也许之前他没有犯罪的真正原因是没有条件,因为做这种事情也是要有空间的,就像床事不能再公共场合进行一样,首先qj不可能与对方心平气和的去宾馆开房间,绝大部分的暴力qj案件发生在野外,可是小丽现在根本不用上班,她当了金丝雀住在漂亮的鸟笼里,供主人定时玩赏,从这点基本就否决了“场地”的问题。

  其次这事儿也需要对方配合,也就是说暴力胁迫者之所以能得手往往是在之前的暴力过程中制服了自己的“对象”让她不敢在继续反抗,否则就算是不停的扭动小腰。这种行为都不可能继续下去,而王海没有把握彻底制服小丽,虽然对方是个女子,但她从来就没有怕过他,无论哪方面,因为小丽根本就看不起他。

  人是永远不会对自己小瞧的对手低头的,王海知道仅凭自己根本无法彻底征服小丽,除非使用过于暴力的手段,但他并不敢走过于极端的路子,或者说他并不想伤害小丽的身体,看似有些虚伪。但事实确实如此。

  这两点制约了王海的**,但今天他忽然发现原来拦在面前的“两座大山”嗖呼不见了,他所需要的做的就是拿出勇气和金钱来一尝自己朝思暮想的事情,曾经的“理想”如今真的近距离展现在他面前。

  如果只需要你拿出“勇气”。你敢qj自己所爱却不属于自己的女人嘛?

  这个平日里老实勤奋,沉默寡言的男青年此时此刻在外人眼里看来似乎比平时还要安静,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一股暗流已经悄然形成。

  一口气喝完咖啡,剧烈的苦涩让他内心立刻充满了罪恶的快感。中午时已经迫不及待的王海躲在公司厕所脑子里幻想着小丽身体的每一个细节……

  每当这时是他最感屈辱的时候,随着最后一下那触电般的酸麻感由脑部神经传递给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王海总觉喷薄而出的得那其实就是他的灵魂,自己从身体到精神都有一种被掏干的感觉,整个人既疲软又沮丧。

  是继续这样猥琐的生活下去还是开始自己的计划?王海犹豫了很久,他很害怕,毕竟这是犯罪,但内心深处的不情愿让他的理智渐渐消失,胆子渐渐变大。上尽向亡。

  王海一拳砸在厕所的门上咚的一声捶开了门后他大步走到水池前冲了很长时间的凉水,抬起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很久:“你装什么装?从头到尾看你就是一个只能靠犯罪得到小丽身体的人,别假作清高,你就是头禽兽。”王海心里这般想,终于无法抑制的对小丽身体的极度渴望让他迈出了这一步。

  王海虽然不成功,但是长期人生的不如意所造成的阴暗心理让这个年轻人比一般同龄人更早熟,所以他绝对不是那种稀里糊涂只知道蛮干的人,他知道这个计划如果实施必须解决2个问题,1:资金必须解决。最少需要准备五万块,做为一个在外企做财务工作的小白领没有买房的压力,王海还是有点钱的,五万块不是问题。

  2:如何与对方接洽。既然做这种生意,总不会是善类,而且也不可能大张旗鼓的推销自己,所以想进去只有依靠圈里人,可问题是自己如何成为圈里人?王海知道这点是关键,自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才能完成自己的“心愿”,可是关于第二条,他似乎很难逾越这条障碍。

  经过一整夜无休无止的思索,被**控制的王海决定铤而走险,要挟副总为他打开这条路,所以在一个正常的休息天,副总接到了这样一个电话:

  “喂!你好。”

  憋着嗓门的王海道:“你好陆总,我是你的一个客户,你有些资料在我这里需要交给你。”

  “是吗?谢谢你了,不过是哪方面资料?我最近事儿多不太记得了。”

  “关于强小姐的资料。”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管我是什么人呢?你只要明白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就得了。”

  “……这位朋友,咱们有话好说,如果你需要钱……”

  “我对你的钱不感兴趣,想要我和你共同守护这个秘密只有一个办法,你让我也变成和你一样的人。”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你明白的还不是太彻底,我有自己的目标,在这方面我和你们的要求不一样。”

  “这个没问题,我可以替你安排。”

  “那你等我电话,到时候我会把照片发给你。”王海根本不担心副总敢把自己怎么样,副总的把柄此刻就在自己手上握着,想要扭转这种不利局面除了杀人灭口,就只有把他也变成一个罪犯,大家同流合污对于副总而言才能放下悬着的心,王海甚至都没打算隐瞒自己身份,只是不想过早暴露。

  之后王海用最快的速度搜集了小丽的家庭住址等等一系列的个人信息后在周末上班第一天通过局域网邮件传给了副总,陈副总接到邮件后从办公室里出来他表情如常的对王海道:“你来我办公室一趟,有些报表需要咨询。”

  两人走进办公室陈副总关上门,拉上窗帘忽然用手掐着王海的脖子将他抵在门上虽然竭力压低嗓门,却仍旧恶狠狠的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此时的王海已经没有了做人的底线,他现在做的是胁迫别人帮助自己去qj另一个人,这世界上还能有比自己更无耻更卑鄙的罪犯吗?

  昨晚他一夜没睡,因为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变成如此一个人,在此之前他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去做这件事,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王海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退缩的想法,相反他越来越期待这件事的发生,他幻想这那种刺激的快感,他觉得即使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王海知道自己已经不会再回头,而他体内确实存在犯罪因子,对他而言:人性本恶,只是之前他并没有参透属于自己的宿命。

  看着王海镇定的表情,陈副总最终服软了,他放开手小声道:“不是我不帮你,可是他们不会安排由你选择的目标,对象必须统一由他们提供。”

  “那就麻烦您想想办法促成这件事。”

  “这些人用钱摆不平,你能不能体谅我?”

  “那你可以告诉他们,如果这件事做不成,我就毁了你,毁了他们,我说到做到。”

  王海豁出去了,凭什么自己爹妈不如别人爹妈位高权重?凭什么毕业时自己没法子通过关系找到一个好工作?凭什么自己不是帅哥?凭什么小丽要抛弃真心爱她的男人?凭什么别人能够通过五万块体会“快乐”而自己却不能?面对着自己所遭受的“不公平”,王海内心已濒临失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