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萤火虫小说 www.fs0451.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连续两下的重击,我只觉得浑身上下简直要散架了,喘口气都觉得疼。

  我艰难的想要爬起身,可是浑身骨头软的根本提不起来劲道,挣扎了两下没有起身,随后就觉得一只脚踩在了我的脑袋上,将我脑袋踩在地下动弹不得。

  “对你刚才说的话后悔吗?”那女人的声音冷冷从我身后传来。

  我不是不想回答,但此刻我嘴巴全埋在泥土中连嘴都张不开,随后我觉得左手手腕一紧,已被东西缠上,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从地下拽起来笔直向上丢去,足足冲起了有十来米的高度,摔落在地后我再被甩起,就这么向上落下的“运动”来了四五次后我觉得五脏六腑都要从嘴巴里震出来,女人这才住了手。

  这下我痛的几乎连气都喘不出了,捂着胸口光哼哼。

  “我再问你一遍,是不是后悔刚才说的话?”她几乎是咬着牙道。

  到这份上我自然就是案板鱼肉了,但人到了我这份上反而没啥可担心了,我被一个女人整的这么惨,心里愤怒到了极点,我捂着胸口用尽全身力气对她吼道:“后悔你妈了个逼的。”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说脏话的人,但把我逼到这份上,偏生我还没有丝毫还手的能力,除了骂她我还能做什么?而且我这么说还有另一层目的就是彻底激怒她,能痛痛快快的宰了我。

  果不其然一听这句话她脸都气青了,以极度震惊的表情望着我,抬起不停抖动的手指着我道:“你、你这个天杀的混蛋……”

  因为过于气愤,她说话时嘴皮子都在抖动,我现在也没别的反击手段了,只能在最头上掏些便宜,刺激的她生气而已,想到这儿我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半人半鬼的臭娘们,一辈子没老爷们的活寡妇,我操你奶奶的祖宗十八代。”

  听了这话她更是气得浑身直抖,指着我道:“你、你……”这下是光抖说不出话来。

  “我、我什么?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想在我这儿得便宜,老实告诉你,就你这鬼样的娘们,白送给老子,老子都不用正眼看你,下三滥的贱货。”

  “你、你……”她继续重复了这几个字后忽然整个人就像僵住了一般不动了。

  期初我还以为她在搞什么妖法,可是足足过了有三四分钟她还是一动不动,而圈住上门阴的旋风却忽然停止了,随后就听一阵细碎响声,被旋风带上高处的碎石头、细碎泥巴纷纷落下。

  随即这女人的鼻子、嘴巴、耳朵、眼睛居然流出了鲜血,这女人的模样本来就吓人,此时更显得狰狞,随后居然附身摔倒在我的身体上,死了。

  就这么死了,她居然被我给气死了,真是见过思想脆弱的,没见过脆弱到这份上的,其实我这骂人的话搁一般人身上无非也就是引起他愤怒的情绪和我对骂而已,但一个能力超强的黑暗巫师居然就被我这“平平淡淡,毫不出彩”的几句脏话给活生生气死了。

  这人的神经居然脆弱到这种程度,简直是骇人听闻。

  说实话我没被她这鬼气森森的气质吓到,没被她强大的能力所击倒,却被她这承受能力为零的脆弱心脏所惊倒,一个人如果连几句脏话都无法承受,这辈子她还能干出什么事情?

  然而她人虽然死了,但事儿并没有了解,就听啪的一声轻响,她脖子后面居然被什么东西给顶开了,随后冒出一截类似于蚯蚓的粉红色软体动物。

  这东西脑袋上没有嘴巴、鼻孔、嘴巴,就是圆柱体状,小拇指粗细,身体表面沾满了鲜血,颜色是粉红色,虽然沾满了血液但还是能看的很清楚。

  死人身体里突然钻出这么个东西来,看着极其恶心,冷不丁看到这玩意我恶心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而这东西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圆头对准了我之后猛地朝我窜来,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下意识的抬手就挡,只觉得一阵剧痛,圆头穿透了我的手掌贯穿而出。

  飞溅而出的鲜血洒的我一脸都是,而这个看似柔软其实锋利的软体动物穿透我的手掌后在我手上来回盘绕了几圈,随后一把紧紧裹住我的手掌疼的我是直翻白眼,然而随即我就发现自己面对的麻烦可不光是疼痛那么简单,这个软体动物裹住我的手后开始从我的伤口里吸入鲜血,每吸一口就能看到它身体骤然粗起一圈,随着鲜血的吸入,软体动物的身体颜色就会越来越深。

  我慌了,想要挣脱出来吧这东西紧紧抠着我手掌中的伤口,每挣脱一下,我都能感受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而且它缠绕的非常紧,如果用强挣脱说不定能把我半个手掌都给挣断。

  于是我用好手攥住这怪物一截身体,用手死掐,想把这东西给掐断,但要命的是这东西不但韧性极强,而且滑不留手,稍一用力手指头就会滑出去,根本就使不上力气。

  僵持片刻我觉得身体越来越冷,这是失血严重的征兆,如果再不挣脱出来我必然是死路一条,但我偏偏没有办法解脱自己。

  忽然我想到了牙齿,这东西再滑对牙齿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只是这长虫身体布满了粘液也血液,看起来极其的恶心,我觉得有些难以下嘴,真想找别的东西弄断它,就见躺在我身身上一动不动的女人尸体忽然古怪的动了两下,接着那皮开肉绽的脖子居然抬了起来,抬起一张苍白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对着我。

  她的眼珠子没有瞳仁,全是眼白,和她的脸一样白,那模样要多骇人有多骇人,我吓的是浑身鸡皮疙瘩一阵阵往外冒,这下那还顾得恶心,直接上嘴咬住长虫拼命撕咬起来。

  这东西就像是橡胶皮,又皮又软又韧,我连咬带扯好一会儿才把这东西给扯断,而长虫断成两截后那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的女人尸体顿时就失去了动静。

  我只觉得浑身疲乏到了极点,毕竟失去了这么多血,坐在地下呼呼喘着粗气,此时就听到一阵低沉的吼叫声,那条巨狗已经吃干净科学家的尸体,此刻将所有注意力对准了我。

  我倒抽一口冷气,我肯定是没有能力再抵挡一次巨狗的攻击了,看来今天我必死无疑。

  只见巨狗撒腿朝我冲了过来,只是它刚跑了一半,一股冷气从天而降,我清楚的看到冒着白烟的寒气将巨狗全部笼罩其中,待白烟散尽这只狗就成了一个冰雕,只见巨狗狰狞的表情透过它包裹它的冰块看的是清清楚楚,被冻成这样,如果没有我的鲜血,它几万年都不会化冻了。

  这次上门阴大姐没掉链子,替我解了围,只见她这次罕见的转身望向我,那张脸依旧是美的动人心魄,我对她点点头示意感谢,上门阴逐渐消失无影了。

  我忍着剧痛将这条长虫从我手中的伤口中抽了出来,随后从衣服上扯下一条碎步裹住伤口。

  随后我回到了庙里此时庙堂中的佛像已经闭上了眼睛我靠着山墙边本想休息一会儿,但闭上眼就睡着了。

  当我再度醒来看手表时间已经是上午八点,但天色依旧很黑,我仔细想了一下上岛后遇到的这些事情越发觉得无法隐瞒这些事情,于是强打精神来到竹排边,划着竹排返回了对岸。

  上岸后我赶紧找了一处公用电话亭拨通了宁陵生的电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