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萤火虫小说 www.fs0451.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姿笑笑,“挺酸!”

  然后,周姿收到了江城的朋友邀请,说是大学同学聚会。

  周姿好久好久都没回江城了,江城,她又怕又怀念,可是她上学时候的好闺蜜一直在催她,说这次回去的没几个人,周姿你可是当年男生们的梦中情人,而且,现在又是远近闻名的主播,你不来,没有一点气氛,这合适吗?

  周姿想想也对,自从去了美国,她就回了一趟江城,找工作的时候,直接来了离江城很远很远的丰城,几乎在祖国的一条对角线上,现在既然闺蜜不依不饶,那就去吧。

  她和乔珂说了,要回江城一趟。

  “不怕做噩梦,就回!”乔珂没好气地说。

  “我想了,江城毕竟是我的故乡,就算我怕,也没用!从哪里跌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越怕越要迎接。”周姿说。

  乔珂没说话,转过身去,心想,即使回去,周显荣也不在了。

  丰城到江城还是有些距离的,不过坐飞机也就三个多小时,周姿打算就在江城住一晚上,第二天回丰城。

  周姿订机票以前,接到崔沁的电话,要和她一起吃饭,说明天就回江城了。

  “我也要回江城,参加同学聚会,不会这么巧吧,你也要回?”周姿问。

  “对啊,我明天下午回,你定几点的机票,我让公司的人帮你定上。”崔沁说到。

  “那好。这样能挨着,回头我把钱打给你。如果你回去没事的话,陪我去参加同学聚会吧?”周姿问,“几年不回去,还有点儿怕!多一个闺蜜没事的。”

  崔沁竟然很爽快地答应了,帮周姿定了机票。

  飞机上,崔沁一直戴着眼罩蒙着双眼,周姿有些忐忑不安,她怕这次乔正业也会回去,不过想想,他没有回去的理由啊,当年一声不吭地就跑到了国外,联系方式也不跟同学说,估计应该不会回去。

  周姿怕他万一回去了,同学们会开他们的玩笑。

  要知道,同学们对撮合过去的恋人可是不遗余力的,因为他们还都停留在那时候的爱情中,对后来的对象既不认识,也没有感觉,即使别人结婚了,他们也要撮合从前的恋人,这不是变态,大概属于对青春的怀念吧。

  下飞机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到达同学聚会的高档会所,是五点,聚会刚刚开始,同学们都在聊天,吃水果,喝饮料。

  周姿拿着一把刀在削苹果,虽然沉默,但还是同学们的焦点,大家都问周姿现在和谁在一起呢,周姿说和一个做新能源的。

  “哇,当年的乔正业没戏了啊?”毕竟当时周姿和乔正业当时也是校园里的一道风景,每天都看到两个人一起,周姿富家小姐,乔正业穷小子一个,当时所有的人都不看好,可乔正业不知道哪来的能量,愣是吃上了天鹅肉。

  崔沁在周姿旁边。

  过了一会儿,会所里面进来一个人,众人的目光都朝着看过去。

  周姿也看到了,正是她抱有侥幸心理的那个人——乔正业。

  大家目光看看周姿,又看看乔正业,良久以后说到,“说曹操曹操就到!”

  崔沁一直坐在周姿身边,周姿则坐着削苹果,度日如年!

  大家根本不管他们现在有没有新的恋人,反正还在开着周姿和乔正业的玩笑。

  周姿根本低头削苹果不搭理。

  正调侃得热闹,会所的门响了,可能已经响了很久,但被同学们的吵闹淹没了。

  周姿为了缓解尴尬,慌忙站起来,“我去开门!”

  门打开,江景程站在外面。

  周姿错愕地说不出话,手里还拿着水果刀,保持着刀尖朝外的姿势。

  江景程的眸光朝下看了刀一眼,笑着说,“想我死?”

  周姿慌忙把刀收回,“没有,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忘了!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在这?”江景程没答反问。

  “我来开同学聚会!你来找——”周姿问。

  江景程抬头看了看门牌号,又是微笑着说,“抱歉,走错了,应该是楼上!”

  说着转身离开。

  房间里的同学也都看着周姿和门口的人,大多数人都认识这是当年周姿的丈夫——江景程,大名鼎鼎的富商么,谁不认识?

  所有的人都认为周姿赌气嫁给江景程,后来过不下去,一个月离婚,又去美国找乔正业了,都认为江景程不过是周姿生命中的一段插曲而已,乔正业才是正主儿。

  “还不亲一个?别抹不开面子!”同学们又开始起哄。

  “别过分啊!”周姿说到,“没有的事儿,我现在有男朋友了。”

  大家起哄起得更厉害了。

  “行了啊,我可是周姿这边的人,也认识周姿的新男朋友,你们再这样,我可会告诉她男朋友,到时候引起家庭矛盾你们负责!”崔沁半开玩笑地说到。

  同学们都特别扫兴,“原来带个闺蜜,是这个目的!”

  总算缓解了一场尴尬,周姿和崔沁对笑了一下。

  同学会结束的时候,周姿想去崔沁家里住,崔沁面露难色,“今天不行啊,今天我家里要去一个特别特别重要的人。”

  “谁啊?都把我往外哄?”

  “你不认识的。”

  周姿特别失望,当年周家的豪宅现在都已经姓江了,周家所有的房子都变卖给了更有钱的江家,筹钱还债,她没有地方去了。

  一个人没有房子的家乡,要去住酒店。

  一辆车在路边停下来,“要不要上车?”

  是江景程的声音。

  有个人说话总比一个人孤独的好,周姿上车了,正好她也有好些问题要问他。

  系上安全带以后,周姿问,“你怎么突然来了江城了?而且正好出现在我们同学聚会的会所?”

  江景程看了周姿一眼,说,“很稀奇吗?我本来就是江城人,生意也是两头跑。这座会所本来就是我平常应酬的会所,碰到你,也不意外。”

  周姿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

  “去哪?回家?”江景程问。

  周姿顿了顿,“在江城,我已经没有家了!”

  江景程没做声,把周姿送到了江城最豪华的一座酒店,用自己的卡扣费。

  “不用的,我也不是没钱。”前台,两个人在说话。

  江景程侧着身子,胳膊肘靠在前台的大理石桌面上,他笑,“这不是最起码的绅士风度吗?”

  “你对你以前的那些女人也是这样的吗?”周姿问。

  “我以前的哪个女人?”江景程又淡然笑问。

  得,话不投机半句也多,周姿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上了楼,今天坐飞机,又参加同学聚会,累了,可是怎么都睡不着!

  五年前周家的狼狈还历历在目。

  离酒店很远很远的江家别墅,这是一栋郊外别墅。

  江景程的母亲——薛明美,坐在轮椅上,用阴骛的眼神看了下平日里照顾她的小保姆,“景程呢?今天还不回来住?”

  “江总今天晚上又去京云会所住了!”小保姆说到。

  薛明美坐在窗前,喃喃自语,“不会的——,江家光在江城的房子就不下五十套,别墅也得十来套,或许,他只是不想住在这套房子住而已,不想和我这个残疾人一起住!”

  小保姆无奈的眼神看了老太太一眼,心想:何必自欺欺人呢?

  第二天上午十点,周姿就准备回丰城去了。

  回到家,和婉婉还有乔珂一起吃饭的时候,婉婉特别温柔特别温婉的口气说到,“妈妈,昨天晚上曾叔叔来过。”

  “来找我吗?”周姿不解地问到,她要回江城参加同学会的事情,已经告诉过曾晋了。

  “不是,他说怕我一个人寂寞,来陪陪我,不过,妈妈,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哦。”婉婉神神秘秘地说。

  “怎么?外婆也不让知道?”周姿看了乔珂一眼。

  “对,我和曾叔叔约好的,谁也不告诉,不过我憋不住了,只告诉你!”婉婉对周姿招了招手,周姿的耳朵凑到了婉婉的唇边。

  “曾叔叔可是问我,我爸爸是谁的哦!”

  周姿脸色一变,心想,婉婉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爸爸是谁,怎么会告诉曾晋?

  所以,她根本不担心,曾晋会知道周姿和江景程的过去。

  不是周姿刻意隐瞒,而是,她和江景程的过去,她根本不想提及。

  既然丰城没人知道,那就一瞒到底吧。

  第二天,周姿上班的时候,要去找左丹签字,想不到,左丹没在。

  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台长,台长说左丹出差了,可能过今天回来。

  周姿点点头。

  “江城和丰城,飞机也就三个小时,估计明天就回来了。”台长又说。

  周姿微皱了眉头,“江城?她去江城了?”

  “对,这次主持有她的外景。”台长说。

  周姿的眼皮却本能地跳起来,虽然说左丹是出外景,可周姿总觉得她的目的和“江景程的前妻有关”,心里挺忐忑。

  在办公室里什么都干不进去,下午没什么事了,她就早回家了。

  回家看到乔珂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周姿问了句,“妈,婉婉呢?”  “崔沁带她出去吃好吃的了。我在家里打扫卫生。崔沁总不至于拐卖孩子的。”乔珂说到。

  崔沁不会拐卖孩子,这点周姿也知道,可有一点,崔沁不止一次说过,要让婉婉和江景程相见,催化周姿和江景程的关系。

  周姿也不晓得,崔沁对她和江景程,为什么这么看好?

  不过,崔沁曾经对周姿发过重誓,不插手这件事。

  周姿在家里,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崔沁还没把孩子送过来,也没给周姿打个电话。

  周姿坐不住了,给崔沁打电话,崔沁手机关机,她开始不淡定了,继续打,打了十几遍,也没人接,给崔沁办公室打电话,也没有人,打她助理的电话,助理说他不知道崔总在哪。

  周姿立马拿着车钥匙走了出去,她害怕,她害怕崔沁会带着婉婉去找她亲爸。

  虽然现在不是下班的点,可是路上人依然挺多的,周姿不安,急促地按着喇叭,一边给崔沁打电话,看看她的手机开机了没有。

  如果不是偶然没电,肯定就是她故意关机,为的就是不想让周姿知道。

  周姿就不明白,自己和江景程和好了,对她有什么好处?

  更何况,她和江景程也绝对不会和好了!

  车子终于停在了江氏集团的楼下,周姿锁了车,风风火火地就往江景程的办公室里跑,周姿想好了,如果江景程不在办公室,就去他家里找,因为周姿的家离江景程的公司比较近,所以,她先来办公室看看。

  她根本都没有敲门,一下子就撞开了江景程办公室的门。

  江景程坐在办公桌后面,正在和坐在他对面的一个外国人聊天。

  与周姿的不从容不淡定相比,江景程面带得体的笑容,双腿交叠,用一个舒服而休闲的姿势靠在椅子上,正用流利的西班牙语和老外讲话。

  周姿没看到崔沁和孩子,心里松了一口气,刚才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现在一下子放下了,整个人差点儿就瘫软到地上。

  老外也回头看了办公室门口的周姿一眼,站起来和江景程握手,“江总有客人的话,我就先走了!这次和江总聊的很愉快,明天合同我会派人送来,到时候请江总过目!”

  “好,再见。”江景程目光瞥了一眼站在门口惊慌失措的周姿。

  老外走了,经过周姿身边的时候,对着她点了一下头,周姿也点了一下。

  江景程又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一边看着周姿,问,“怎么了?”

  周姿还沉浸在孩子丢了的惊慌中,没想到该怎么回答,赶紧编谎,“我今天下午在家里睡午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周姿的脑子在飞快地转着,“梦见你死了,我赶紧来看看。上次在江城的会所,你也说‘想我死’,我觉得这不是一种好兆头,所以——来看看你。”

  江景程打量着周姿,“你做梦还会梦到我?”

  “对。可能你最近出现在丰城了吧。”

  江景程低头笑了一下,又是那种超级不走心的笑,“那我可算是求神拜佛烧高香了!”

  “客气!”周姿也回答得超级不走心。

  “谢谢周小姐关心。不过说起来,你倒是挺旺我,你刚来,他就决定签合同了!”说完问江景程就站了起来,要走出去。

  经过周姿身边的时候,江景程侧头看向周姿,说道,“对了,听说梦都是反的,你梦见我死,说明我会活得好好的,除非——”

  “除非什么?”周姿问。

  “除非你希望我死!”说完,江景程就出去了。

  周姿还是不能最后确定江景程见没见过婉婉,她也跟着出去了。

  “这个老外在这里谈了一下午吗?”周姿站在江景程的侧后方,问。

  “没有,两个小时。”

  周姿这才长松了一口气,崔沁把婉婉接出来也才两三个小时。

  江景程又歪头打量了周姿一下,却始终搞不懂她今天晚上突然闯进他办公室是为了什么。

  想他?

  那是不可能的。

  周姿下了楼,上车以后,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不多时,崔沁的电话就来了,周姿急忙接了起来。

  “你在哪?”周姿很着急又有点儿生气的口吻。

  “今天下午啊,我带孩子来童心俱乐部玩,带孩子么,手机没电了我也不知道,着急了吧?哦,曾晋也在,你过来吧。”崔沁说话挺歉疚的。

  婉婉看到妈妈找她找得这么着急,小心翼翼地在电话里叫了一句,“妈妈——”

  周姿说,“等着妈妈!”

  火速去了童心俱乐部。

  崔沁感觉出来周姿的不高兴了,跟在周姿的后面,“你生什么气呢?我带孩子出来玩,手机没电了,我不知道,我这不也想让她跟曾晋渗透一下感情吗?”

  周姿越来越生气,对着崔沁说,“你不觉得你僭越了吗?孩子要和谁培养感情,是我的事情!再说,孩子什么身体,你不清楚吗?”

  说完,周姿抱起孩子就上车了。

  留下崔沁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

  此时的江城。

  左丹马不停蹄地做完了今天的外景采访,她让摄影师回了酒店,一个人来到了江家——江景程的家。

  江景程住在哪里,江城人人都知道,左丹也知道江景程现在在丰城,不在江城。

  走进江家的深宅大院的时候,左丹感觉到一种阴骛、久不住人的气息,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感觉很浓很浓。

  她心想:江景程的家怎么会这样?

  江景程挺爱热闹的,他的家,不该这样!

  走进了大厅,便有一个保姆模样的人警觉地走了过来,“你找谁?”

  “哦,是这样,我是丰城电视台的,之前采访过江总,今天想来采访一下她的家人。”左丹的谎言滴水不漏。

  “稍等!”说着,保姆就转身,去了一个房间,过了好一会儿,推着一个中年妇人走了出来。

  左丹看这个女人,高贵又阴冷,一双眼睛如同鹰眼,让左丹在她面前,大气不敢喘一口。

  “您是——”

  “江景程的母亲——薛明美,你的来意,小张都跟我说了,对不起,无可奉告!”

  左丹心想,“无可奉告”这四个字倒是和江景程曾经对她说过的一模一样。

  果然是母子。

  左丹又变了一张微笑脸,毕竟在她面前的,可能不仅仅是江景程的母亲,若然将来她要进江家,这也是一道门槛。

  “是这样,江总曾经在节目中提到过他的前妻,我想问一下——”

  “那个女人?她早就死了!死了五年了!就这样!”说完,薛明美就让小张把她推到自己的卧室去了。

  “哦,对了,这次我们是背着江总来采访您的,想给您一个惊喜,能不能拜托您不要告诉江总?”左丹在后面急促地说到。

  薛明美没说话,进了自己的卧室,“砰”地关上了门。

  前妻死了?可为什么听江总曾经说过的话,根本没有。

  左丹特别纳闷,第二天就回了丰城。

  她时间很紧迫,没有问路人甲还有大众江景程的前妻究竟是谁。

  她想的是,下次一定来一个微服私访。

  这次失算,没想到江景程的母亲是这样的人。

  回来以后,周姿就来找她。

  周姿没有签完的材料来找左丹签字,左丹神神秘秘地对周姿说,“我昨天偷偷地去见了江景程的母亲!”

  周姿浑身一颤,当即脸色泛白。

  “怎么了你?”左丹说到。

  “没有。昨天生了一肚子气,没睡好。”

  “怎么了?”左丹又问。

  “还不是工作上的事儿,你刚说,你见了江景程的母亲。”周姿问,她生怕左丹打听出来什么,那就真是凭空多出来事情了。

  “对,他母亲说,江总的前妻早就过世了!可听江总的意思,应该没有啊。”左丹不解的口气。

  周姿这才长吁了一口气,这几天心情起伏太大,如同过山车一样。

  她觉得,随着江景程来到丰城,那段往事暴露只是迟早的事情,可是现在,她宁愿躲在乌龟壳里,她不想见到那一天的风霜暴雨。

  “不清楚,可能是真的死了!”周姿说。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在江家人的心中,她死了也是正常。

  周姿一下午都坐在办公椅上愣神,脑子里一直浮现两个字——死了。

  这几天怎么老是和“死”字联系在一起?

  江景程提到过“死”,而且不止一次,今天,她也被“死亡”。

  不知不觉,周姿就在办公室里呆到八点多,下班的时候,突然之间的倾盆大雨,让她要去取车都寸步难行,站在电视台的门外,看着大雨倾盆,一筹莫展。

  也没说要下雨啊,早知道她就拿把伞了。

  江景程的车从这里经过,不知道是特意还是正好经过。

  江景程看到了站在台檐下抱着胳膊瑟缩着的周姿,一筹莫展的周姿。

  他的车在路边停了多久,他就看了周姿多久。

  好一会儿以后,他对着前面的司机说,“去给周小姐送把伞!”

  “好。”

  司机下车,自己撑着一把雨伞,又给周姿拿了一把伞。走心地写文,写自己喜欢大家也喜欢的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