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海蓝坚持,张士诚自然也不说什么了,欣然接受了贺海蓝的茶,说实话,听了贺海蓝讲的,她短短数月就把他毕生的医术学以致用,甚至还学会了怜星的御蛊之术,可见是不可多得的医术天才,有这样一个学生,他自己也骄傲。

  贺海蓝敬了茶之后又和张士诚聊了自己在明元朝的种种,“我也不知道为何,当时明知道他只会受伤,不会伤及性命,但是我身体根本不受控制的去挡了那支箭。”

  “我当时会死,也同样是因为你师娘,你师娘以为我是病故,但并不是,她太相信我了,不然应该会察觉到我是中毒身亡的。”张士诚想到自己的夫人,叹了一口气,“那朵花,是少见的剧毒花,但是你师娘体内的咒蛊就必须要用那花才能毒死,否则无药可解。”

  贺海蓝惊讶的看着张士诚,张士诚叹气道,“西疆的圣女都会被下咒蛊,一旦他们背叛了西疆将会遭遇灼心之痛,那寒地之血是我寻遍了整个北地找到的,那种花不能闻,否则必将中毒,待毒气进入五脏六腑之后,必然身亡。”

  “难怪…”贺海蓝喃喃道,“难道您会留下手札。”

  张士诚笑了,“不过听你说了这些话我所做的一切都值了,至少你治好了皇后的病,也算是了却了她的心愿吧。”

  贺海蓝眼眶微红,“可是…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记住我们。”

  “我们记得他们就好了。”张士诚站起来,走过去拍了拍贺海蓝的肩膀,温声道,“我们有幸到那里走一遭,有幸遇到他们,就是我们的福气,否则我,哪儿还会有你这个关门弟子呢?”

  “谢谢老师,我能对人说出这段经历的人也只有您了。”贺海蓝抿嘴道,心中的惆怅更重了,也许她真的就像老师这样,一辈子只能怀念一个人,再也回不去了。

  贺海蓝从A大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刚坐上车贺海蓝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听了经纪人惊讶的话,贺海蓝表示自己知道了,挂了电话进微博,果然看到了张老师在微博上提到贺海蓝自己多年前就收的关门弟子,有那样的医术很正常之类的话。

  贺海蓝的粉丝又再次崇拜了自己的偶像一把,自己的偶像不但演技一流,就连医术都是一流,要不要那么让人想粉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