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雅氏夫妻二人被她的举动吓得连连后退,忙不迭否认着:“不是,不是,请皇上明鉴,奴才和贱内只有娘娘一个女儿,也没有收留过什么亲戚家的闺女。”

  玄烨沉声问着:“这么说,你们不认识她?”

  “不认识。”夫妻二人异口同声,让那个女人歇斯底里起来。

  “额娘?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们别不要我?”

  不等玄烨不耐烦,李德全先唤来侍卫死死压住那个女人,不让她发疯伤到人。

  她拼命挣扎着,见自己的父母已经彻底放弃她,便又想扑到张神医身边去。

  “你说你喜欢我的?你带我走吧?我什么都不要了,你带我走吧?”

  张神医佯装不是和他说话的样子,掏了掏耳朵,给宛妤说起了他的养生之道。

  这简直是一场闹剧,只不过宛妤不是剧中人,反而成了一个看客,身下坐着的是她在紫禁城中不可动摇的位置。

  事到如今,她总算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玄烨对她的补偿,补偿当年的无能为力,补偿他内心深处最为愧疚的过往。

  他不愿意她受一点一滴的委屈,在得知她身份的秘密可能会被外人利用的时候就想好了一切,借这场闹剧斩断所有的根源。

  所以,乌雅氏被唤来了,张神医也被请进了宫,这无一不是明明白白告诉当年的知情人,他的决定。

  不管是从前的淑贵妃也好,还是现在的德妃,他爱的只是宛妤一个人。

  他一定是知道了,却和她一样,小心翼翼地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却将所有的爱都给了她。

  既然如此,她有怎能再袖手旁观下去?

  宛妤站起身,走到玄烨身旁,轻轻握着他的手道:“皇上,不早了,十四阿哥还在宫里等着臣妾呢!您要随臣妾去看看他吗?”

  玄烨看着她,眉头一松,点了点头。

  宛妤这才去搀扶乌雅氏夫妻二人,柔声道:“让阿玛额娘受惊了,早些回去歇息,莫因为今日之事伤了身体。女儿在宫中一切安好,无需挂念,下个月再让额娘来宫里看女儿和小阿哥小格格。”

  乌雅氏夫妻二人唯唯诺诺点头称是,也不敢看自己的亲生女儿,向玄烨跪拜后,互相搀扶着就往殿外走。

  这时,张神医也起身告辞。

  “皇上,德妃娘娘,草民也就不在宫里多待了,正好和乌雅大人一同离宫。”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