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取个名字先?

    听着从店里传来的对话内容,莫德不禁对索尔来历产生了兴趣。

    能与香克斯那种大人物相熟,又能被耶稣布用以敬称,想来也不可能是什么名不经传的小角色。

    来到这世界的短短两天之内,莫德已经深刻明白一个道理。

    在这个千帆竞渡、狠角四起的大航海时代里,肯定还有极多未被原著提及过的狠角色。

    要想在这样的世界立足……

    其难度绝非猎人世界可比。

    莫德下意识握紧从耶稣布那里讨过来的滑膛燧发枪。

    武器有了,接下来就是物色第二个猎物。

    但寻找第二个猎物的前提,是拥有能在外面自由行走的资本。

    单凭一把枪所带来的威慑力,还远远不够。

    要知道,他虽有枪法,却没有耶稣布那种臻于化境般的填弹速度。

    与人战斗的时候,估摸着打出一发子弹后就没有后续了。

    “嗯?”

    莫德眼皮一跳,突然想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没有子弹啊……”

    刚才光想着尽快离开现场,所以没来得及向耶稣布要点火药和铅弹。

    莫德佛了。

    当晚。

    餐厅内灯火通明,桌上摆满佳肴,杯中酒香四溢。

    香克斯看着木杯内的酒渍,感慨道:“喝过无数美酒,但只有故乡的酒才能让我念念不忘。”

    “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索尔聋拉着眼皮,满脸的嫌弃意味就差变成佐料撒入菜肴里。

    “别这么冷淡嘛,怎么说也有段时间没见了。”

    香克斯笑意盎然的放下酒杯,仿佛,白天时的针锋相对已成过眼云烟。

    桑妮适时为香克斯斟满酒,而耶稣布则是闷头吃菜喝酒。

    至于拉基.路,在将酒搬回船上之后就没再回来了。

    莫德坐在靠墙的位子上,庆幸着耶稣布还没离开之余,思考着该在什么时机点向耶稣布讨要点火药和铅弹。

    他当然不可能在餐桌上讨要。

    想来想去,唯一的时机点就是——

    快上厕所、快上厕所、快上厕所……!

    莫德在心里默默念叨着。

    正在喝酒的耶稣布莫名激灵了一下。

    嗯?莫非是日夜温差太大的缘故?

    他摇了摇头,继续喝酒。

    索尔瞥了眼香克斯空荡荡的左袖,冷淡道:“白天那些话,我也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像你这样的大人物,只是为了买酒就时不时往我这边跑,难免会给我带来一些无可避免的麻烦。”

    “说得也是。”

    香克斯看着木杯内的酒液。

    “那你有没有想过……来我船上?”

    “去你船上?”索尔冷笑一声,“我已经是个快要进棺材的老家伙了,你是想让我去你船上养老吗?再说,你船上有一个耶稣布就够了。”

    “呃,我去下厕所。”

    耶稣布挨不住索尔突然扣过来的大帽子,起身想借尿遁暂避一会。

    莫德见状暗自道好,默默尾随了过去。

    餐桌上少了两人,却没有影响到香克斯和索尔的交谈。

    “也是……”

    香克斯笑了笑,无以反驳索尔的话。

    索尔一口饮尽杯中酒,平静道:“数十年来,海贼多如过江之鲫,但到头来,善终的又能有几个?像我这种已经被时代淘汰的老家伙,能多喘息一天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

    香克斯沉默。

    桑妮小声嘀咕:“老还能天天往花街跑……”

    香克斯顿时莞尔一笑。

    “少说话多吃菜。”

    索尔先是瞪了桑妮一眼,旋即斜眼看着香克斯,冷哼道:“笑什么笑?听懂的话,以后就别再来了。”

    香克斯认真道:“那你就透露一下藏酒的岛屿位置。”

    “滚!”

    .........

    走廊上。

    “找我有事?”

    耶稣布站在厕所门口,偏头看向尾随而来的莫德。

    莫德点头,压低声音道出来意:“想向你要点铅弹和火药。”

    “哈?”耶稣布奇怪看着莫德,“这里可是武器店啊。”

    白天要枪就算了,晚上还来要弹药?

    “是这样没错,但是……”

    莫德一时语塞,想第一时间找个合适的理由,但他又没有桑妮那种谈笑之间就能将黑锅扣到索尔头上的熟稔手段。

    见莫德欲言就止,耶稣布却也没有深究,直接从弹药袋里拿出一小部分的铅弹和火药。

    “这些够不?”

    “够!”

    莫德猛地点头,生怕耶稣布反悔,扬手飞快接过弹药。

    耶稣布有些无语,才几发弹药而已,至于吗?

    他看了看餐厅那边的灯光,心想着老大和索尔先生估计还得聊一会时间,索性就在厕所门前蹲下,掏出烟抽了起来。

    拿到弹药,莫德没打算逗留,准备先去二楼房间将弹药收好。

    结果还没迈步,就看到耶稣布递过来一根烟。

    “抽不?”

    “呃……”

    莫德不好拒绝,先将弹药妥善放到口袋里,这才将烟接了过来。

    耶稣布吐出一口烟雾,兴许是无聊,适时打开了话匣子。

    “有没有考虑过给枪取一个名字?”

    莫德闻言想了想,正准备回答,却被耶稣布抢白:“唉,我总叫它老伙计,却没能陪着它一起走到尽头,枪这种东西啊,不像刀剑,容易被人记住名字。”

    “就算是给枪取了个响亮名头,人们会记住的,也往往是用枪的那个人,但我希望你记住,一把好枪才能成就一个好的狙击手,对了,你打算给老伙计取个什么名字?”

    “我……”

    莫德刚想说话,然而又被抢白了。

    “其实啊,将老伙计留下,我心里还是有点不舍的,但是将它交给你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说不清楚的释然感。”

    “我……”

    “只是作为一个枪手,身体条件也得跟上,像你这样是不行的,身体太弱了。”

    “我……”

    “诶,我这是在干嘛呢,有索尔先生在,怎么也轮不到我给你建议,哈哈,对了,还不知道你想给枪取什么名字。”

    “我……”

    “要不然叫它乌索普吧,多可爱的名字,其实那是我儿子的名字,现在想想,应该也和你差不多大了。”

    “……”

    厕所门前弥漫着呛人的烟雾。

    莫德悟了。

    在面对一个喝了酒的话痨时,别想着说话。

    听就完事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