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我只是来度假的

    逃得再快,也不可能快过青雉的速度。

    一缕寒风后来居上,来到莫德和桑妮的前方。

    唰!

    毫无征兆之间,那寒风豁然间变成一面冰墙,生生拦住了莫德和桑妮的去路。

    突然出现的冰墙,让莫德和桑妮仓促间急刹。

    冰墙前方,一股冷气聚集成团,再次凝聚出青雉的身形。

    似乎是因为抛掉了慵懒的态度,这一次,青雉很快就从元素化转为实体。

    那三米高的身材,化作大片阴影覆盖在莫德和桑妮的脸上。

    携着寒意的压迫力无情笼罩而来,仿佛将周遭的空气冻结一般,给人一种明显的窒息感。

    莫德的右手迅速攀附上千鸟刀柄,桑妮则是飞快举枪瞄准青雉,毫不犹豫扣下扳机。

    砰——!

    离膛而出的铅弹却只是穿过了青雉的身体,没有任何作为。

    在青雉的眼中,莫德和桑妮的过激反应,就好像是两只遭遇了危险从而炸毛的小兽。

    他无奈看着两个小年轻。

    “有话好好说嘛,干嘛动枪动……”

    结果话还没说完,莫德豁然间拔出千鸟,霸气缭绕其上,一刀横斩了过来。

    嗤——!

    干脆利落的一刀,直接斩开了青雉的腹部。

    至少在桑妮看来,就是这样的。

    可实际上,那出现在青雉腹部上的豁口并非是莫德斩出来的,而是青雉提前一步让身体元素化,并且腾出了能够让长刀穿过去的空间。

    这也是自然系果实能力者用来规避武装色攻击的常规手段。

    莫德一刀砍空之后,毫不犹豫拉着桑妮向后疾退。

    看着这一幕,青雉挠着后脑勺。

    一阵肉眼可见的冷气从青雉的脚底向前蔓延出去,转瞬之间就蔓过莫德和桑妮的脚底,在地面上凝聚出一层散发着白烟寒气的冰面。

    鞋底突然被冻住,莫德和桑妮向后疾退时不由失去平衡,进而摔在冰面上,滑出去了几米才堪堪停住。

    倒是没有受伤。

    只是,青雉三番两次的留手,让他们意识到逃脱的机会极其渺茫。

    莫德从冰面上飞快起身,神情凝重看着仿佛浑身都提不起劲的青雉。

    以他们现在的实力,要想从海军大将的眼皮底下逃跑,无异于天方夜谭。

    而莫德也大致猜到了青雉留手的原因。

    “是想拿我们去威胁索尔吗……”

    莫德脑海里闪过这么一个可能性,旋即咬紧牙根,思考着脱身的可行性。

    哪怕机会渺茫,他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青雉看着两个小年轻似乎放弃了逃跑,也就收住了继续向着四周蔓延出去的寒气。

    “别这么激动啊,我又没有要对你们做什么。”

    青雉确实没打算出手。

    只是,他对自己的身份似乎没有半点自知之明。

    在这种情势下,一个海军大将突然以元素化的姿态来到面前,然后本意是什么也不打算做。

    谁信?

    所处位置不同,感官也会大相径庭。

    更别说那大将身份所带来的压迫感了。

    对于青雉所说的话,莫德根本不信。

    沉默之余,他突然解开身上绑住贝利的绳子,而此时的贝利早就吓得缩成了一团。

    解开绳子后,莫德将缩成肥球的贝利拎到眼前,低声道:“逃吧,你是宠物,没人会为难你。”

    说完,莫德手臂发力,将贝利扔出凝冰区域之外。

    贝利落地滚出好几圈。

    止住身体后,他抬头愣愣看向站在冰面之上的莫德和桑妮,张嘴无言。

    逃跑……

    似乎也是他眼下唯一能做到的事。

    贝利咬着牙,心一横,转身而逃。

    冰面上,青雉瞥了眼逃跑的肥鼬。

    刚才那句话该不会是在说给我听的吧?

    嘛,算了。

    青雉转而看向莫德和桑妮。

    “该怎么说呢,唔……我只是来度假的,然后顺便见识一下久违的大场面。”

    说到这里,青雉双手插兜,偏头看向卡普和索尔所在的方向。

    “本来也没我出手的份,但如果你们乱跑,想必卡普先生会很头疼吧,所以,劳烦二位好好配合一下,千万别再让我为难了,特别是你。”

    青雉忽的扫了一眼蓄势待发的莫德。

    “刚才那一刀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

    莫德骤然绷紧身体。

    青雉却不以为意,抬指挠了下脸颊,继续看向卡普和索尔战斗的地方。

    从这里根本看不到任何画面,只能听到战斗时引发出来的动静。

    这样就很没意思了。

    要不然将这两个小鬼带去刚才那栋最高的建筑里?

    那样做的话,会不会被一枪打下来呢?

    果然,还是快点来个人替一下吧。

    青雉略微苦恼想着。

    相比于守着两个小鬼,他更想去看卡普和诡枪之间的跨越时代的大战。

    青雉的漫不经心让莫德很是意外。

    这跟预想中的情况不同。

    莫德还以为青雉是想拿他和桑妮去威胁索尔,从而让索尔乖乖束手就擒。

    结果却只是让他们留在这里不要乱动。

    为的,是让索尔死战不逃?

    如果是这样,拿他们的命直接去威胁索尔不是更好吗?

    莫非这就是海军所谓正义的做派?

    但不管怎么样,逃是逃不掉了,动手更是没机会。

    有将青雉那一句不咸不淡的警告听进去,莫德知道,要是再动手的话,估计青雉就不会留手了。

    思来想去,让莫德很是头疼。

    情况不至于太坏,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只能说,幸好前来拦路的人是青雉而不是赤犬。

    “莫德。”

    桑妮填好弹药,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莫德。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在潜默移化中,变得比较依赖莫德的意见和决定。

    莫德朝着桑妮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桑妮轻轻点头,转而开始担忧起索尔和贝利。

    “莫德,你说贝利胖成那样,能跑得快吗?镇里的海贼都在望风而逃,贝利该不会被踩死吧?”

    “……”

    莫德眼皮跳了一下。

    大姐,这都什么时候了……

    莫德颇为无奈,但他看得出桑妮是认真的在考虑这个说起来有点扯蛋的潜在风险猜测,只能低声宽慰一句。

    “应该不会,毕竟贝利每天都有坚持做一百个卧推和俯卧撑。”

    “嗯。”

    桑妮低声应了声。

    这时,青雉忽然看了过来。

    他的眼神变得很是认真,手臂渗出白烟寒气,无声无息间凝结出一层薄霜。

    “我想了一下,果然还是……”

    青雉突然间的转变让莫德和桑妮心头一惊。

    “让你们跟我走一趟吧。”

    青雉接着说下去,然后朝着莫德和桑妮大步走过去。

    他果然还是决定回去刚才那栋最高的建筑。

    只有在那里,视野才比较开阔。

    而就在这时。

    一发铅弹从远方而来,可谓转瞬即至。

    “啊啦啦。”

    青雉眼神一变,身体及时元素化散向四周。

    铅弹落在冰面之上。

    咔嚓!

    仅是一发铅弹所蕴含的威力,就将蔓延到百米之外的冰面齐齐震碎。

    几米之外,重新凝聚出身形的青雉颇为忌惮看向铅弹飞来的方向。

    “我都说了,我只是来度假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