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我替你去一趟

    拉斐特是一个怎样的人?

    原著里无法给予莫德太多信息。

    要说印象比较深刻的场面,也就是拉斐特一人独闯圣地玛丽乔亚的七武海圆桌会议。

    在那场会议里,七武海一方来了多弗朗明哥、熊、鹰眼等大人物,而海军一方有元帅战国和参谋鹤在场。

    面对这等阵仗,拉斐特却能从容不迫。

    抛开潜入圣地玛丽乔亚的手段不说,单凭这心性,也是非比寻常。

    除此之外,莫德在疯帽镇里与拉斐特几番接触下来,谈不上交情,更多的是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

    也就是你杀你的人,我找我的猎物。

    只要资源充足,你我各自安好。

    大抵就是这样。

    所以,直到此刻,莫德仍是不清楚拉斐特突然现身帮他挡下青雉攻势的动机。

    这也就算了,竟然还说出“让我跟着你”的话。

    也难怪莫德会怀疑拉斐特的性取向了。

    毕竟,一见钟情外加爱情加成,往往能用来解释一些不合理的现象。

    拉斐特沉默了一下,旋即淡淡道:“我懂,所以这是拒绝?”

    “……”

    拉斐特的回答让莫德不禁后退一步。

    这家伙,真的是……那个那个吗?

    拉斐特平静看着莫德后退的举动,补充道:“请宽心,我的性取向很正常。”

    “这样啊。”

    莫德放下心来,转而问出最关键的问题。

    “那你为什么想跟着我?”

    拉斐特闻言,如血般的红唇向着左右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微微仰头之时,眼中微光愈发明亮。

    “因为我看中了你所拥有的未来……”

    “哦?”

    莫德有些惊讶。

    拉斐特向前一步,拐杖横于身前,微笑道:“对此,我充满期待。”

    听到这里,莫德终于弄清楚拉斐特出手援救的动机。

    这是打算将筹码赌在他的未来上啊。

    可他又不是黑胡子……

    而且,效忠的意思是表达出来了,但效忠的态度却模棱两可。

    也就是说,能够期待,但还不到效忠的时候?

    莫德思忖着。

    要不要让拉斐特跟着,并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事情。

    就算他答应了拉斐特的请求,索尔也不可能让一个外人跟着。

    更何况,他个人也倾向于拒绝。

    想到这里,莫德看向拉斐特。

    准备出声拒绝时,索尔却是突然跳过来。

    “索尔?”

    莫德奇怪看着突然冒出来的索尔。

    索尔却是没有理会莫德,仰头看着拉斐特,眯着眼睛道:“拉斐特是吧?”

    拉斐特谨慎看着索尔,行了一下寡淡的绅士礼,算是回应。

    索尔紧盯着拉斐特的眼睛,淡淡道:“在西海,你的名声还挺响亮的,即便是我也略有耳闻。”

    “区区名声不值一提。”

    拉斐特表现得很谦逊。

    他十分清楚眼前这个小老头的实力。

    哪怕断腿折手,也是不容小觑。

    只是,让拉斐特尤为注重的,反而不是索尔的实力,而是那一双浑浊中暗藏精光的眼睛。

    “名声这种东西,谦虚过头就是虚伪,你跟我过来。”

    索尔抛下一句话,便是蹦蹦跳跳向着不远处的森林而去。

    拉斐特侧身看向索尔,迟疑了几秒后,便是跟了过去。

    莫德则是一头雾水看着索尔的背影。

    也不知道索尔想干什么,不过,交给索尔处理的话,倒是省了一番功夫。

    莫德摇了摇头,走向岸边。

    航海中的每一次靠岛而停时,都得尽量补充一波物资。

    有人烟的岛屿,只要有钱就能轻松买到诸如淡水食物烈酒等必备物资。

    像小可爱这种荒无人烟的岛屿,则只能就地取材了。

    红发海贼团效率惊人,很快就取材完毕,做好出航的准备。

    莫德先行上船。

    大约十分钟后,索尔和拉斐特一前一后从树林里出来。

    然后,

    拉斐特也上船了。

    莫德愣了。

    这短短十分钟里,难道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莫德看着拉斐特,后者微笑不语。

    “这是什么情况?”

    莫德转而看向索尔。

    索尔神情平淡,对着不远处的贝利招了下手。

    贝利立即意会,第一时间将点燃的烟斗送到索尔面前。

    索尔接过烟斗,老神在在啜了口烟,旋即淡淡道:“让他跟过来也不算坏事,所以我同意了。”

    “这……”

    莫德想不到索尔会同意,不由看了眼拉斐特。

    注意到莫德的目光,拉斐特轻轻压着帽檐,再次对着莫德露出笑容。

    算了……

    莫德微微摇头。

    既然索尔没问题,那他也就无所谓了。

    桑妮悄声来到莫德身旁,低声问道:“索尔怎么让他跟过来了?”

    “不知道。”

    莫德看了眼桑妮。

    桑妮迟疑了下,声音压得更低了:“而且,我总觉得他对你有意思。”

    “……”

    莫德无语。

    几分钟后,雷德.佛斯号起锚扬帆,缓缓驶离小可爱。

    从西海去东海并非易事,对红发海贼团而言却不算什么。

    航海实际上是一件颇为枯燥的事情,在抵达下一个目的地前,能够活动的范围很有限。

    为了尽快将莫德他们送到蒙蒙岛上,雷德.佛斯号只有在需要补充物资的时候才会见岛而停。

    枯燥的航行中,莫德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伤势恢复良好,也就开始每天日常的训练。

    期间,耶稣布有事没事就过来骚扰莫德。

    意图倒也是十分明显,就是想让莫德改变主意,然后加入红发海贼团。

    不过,任凭耶稣布如何游说,也是没能扭转莫德的意愿。

    几次下来,耶稣布只能无奈放弃。

    “耶稣布,难得去一趟东海,你要不要去看一下乌索普?”

    莫德拿着一条毛巾擦拭着汗液,眼角余光瞥向耶稣布。

    关于他将乌索普当假名来用的事,耶稣布也没当一回事。

    提及乌索普,更是没什么忌讳。

    “那是不可能的事。”

    耶稣布拿起桌上一瓶烈酒,屈指撬开瓶塞。

    “不过,假如他出海了,那就另当别论了……”

    “出海吗?那估计还要好几年吧?”

    “哈哈,谁知道呢。”

    耶稣布笑了笑,然后倒了两杯酒。

    “来一杯?”

    “好。”

    莫德走过去,接过耶稣布递过来的酒。

    “你其实很想回家看一下吧?”

    “也许吧。”

    耶稣布咧嘴一笑。

    他如今是红发海贼团的干部,有些东西还是得注意的。

    莫德看了眼耶稣布的神情,忽然道:“要不然,等我有空的话,就替你去一趟?”

    “什么?”

    耶稣布一怔,旋即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莫德。

    “你小子……”

    尽管能感受得到莫德的好意。

    但不知道为什么,耶稣布隐约有种被黑的感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