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蹲守

    硝烟弥漫,刺鼻而显眼。

    酒馆内的海贼长年与硝烟刀光为伴,对那弥漫开的硝烟视若无睹。

    一道道目光穿过硝烟,定格于莫德的身上。

    惊叹,意外,愕然皆有之。

    刚才事起突然,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那两个明显是来寻仇的海贼已是眉心中弹,进而变成躺倒在地的尸体。

    尽管这两个海贼闯进来之后,目标明确且毫不拖沓的举枪就要扣动扳机。

    但是,那个戴着面具的殡仪师却比他们更快。

    而且还是左右开弓,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将两颗铅弹送进他们的眉心。

    简直就是快、狠、准!

    坐在大门附近的几个海贼不禁看了眼那两个死不瞑目的同行,回味过来后,顿时意识到这两个家伙的险恶用心。

    之所以选在此时此地寻仇,多半是尾随拉斐特而来,然后想利用在场的他们,形成能够及时逃脱的障碍或者挡箭牌。

    只是这两个海贼做梦也没想到,拉斐特所坐下的那张桌子,正好就有一个狠人在等着他们。

    “偏偏是在我准备撤的时候……”

    承受着来自酒馆内众人的目光,莫德在心里一声叹息,不动声色将那枪口尚存余温的燧发枪收到桌子底下。

    他没有着急离开,而是第一时间为燧发手枪填装弹药。

    盲填的效率虽然很差,但沉稳到位。

    直至此刻,莫德大致也猜出那两个海贼是冲着拉斐特来的,不然又怎会在拉斐特前脚刚进来不久,他们后脚就跟了过来。

    只是拉斐特好死不死跟他同桌,导致他也暴露在枪口下。

    那种情况,他就算没感受到杀意,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管你们是来找谁的,既然将枪口对过来,那就后果自负。

    所以,莫德想也不想就抽枪干掉了那两个海贼。

    就结果而言,是莫德替树敌颇多的拉斐特干掉了两个仇敌。

    但事实上,莫德只是为了杜绝风险才出的手。

    “好枪法。”

    钢管那握在水管末端的手掌微微一松,饶有兴致看着莫德。

    他真名萨博,是革命军出身,经历过各种严苛训练,所以精通各项技巧能力。

    收集情报是其中一项。

    虽然不经常用枪,但枪法也算是其中一项。

    刚才他察觉到莫德也在收集情报,好奇莫德身份之余,倾向于莫德可能是海军的猜测。

    而现在,近距离见识到莫德那明显就是经过系统训练的枪法,对于莫德可能是海军的猜测,便是更进一步。

    莫德没有理会萨博的称赞,微微低头,专心盲填弹药。

    眼看着莫德一如此前的沉默,萨博笑了笑,也不介意。

    虽有阵营之分,但他向来不会以此去断论一个人的善恶,更不会因为阵营不同而毫无缘由的去厌恶一个人。

    他所拥有的价值观是相对自由的,不会被陈旧而顽固的观念所束缚。

    同桌的拉斐特却是多看了莫德一眼。

    拉斐特很清楚刚才那两个倒霉蛋是冲着自己来的,毕竟那针锋而至的杀意明显得就差在身上挂一个红灯了。

    但让他意外的是,旁边这个本该置身事外的男人会如此果断狠绝。

    他自然不会认为莫德出手是在帮他,也看得出莫德之所以果断出手的原因。

    “呵。”

    而这一点,恰恰就是他所欣赏的。

    拉斐特的视线掠过莫德露在面具之外的所有细节。

    眼睛,嘴唇,耳朵,脖颈。

    深深记下后,他才收回目光,示意服务员过来。

    酒馆的工作人员这时也回过神了,第一时间将尸体搬到外面去,以及清理地上尚未蔓延开的血迹。

    同时,在人力紧张的情况下,派了一个人去通知殡仪师过来收尸。

    至于店内那名及时扼杀事故的殡仪师,他们是脑袋抽了才会去打扰。

    风波渐渐平息下来,周围海贼们也逐一收回对莫德的注目礼。

    这个时候,莫德总算是装填完两把燧发手枪的弹药。

    他在装填弹药这方面欠缺实践经验,所以无关于盲填,效率是真的一言难尽。

    将填好弹药的燧发手枪收好,莫德起身,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然后在外面随便找个地儿蹲守盯上的那几个猎物。

    “要走了啊?”

    尽管多次被莫德无视,萨博却仍自来熟似的主动攀话。

    莫德瞥了一眼萨博脸上那镜片宽大的遮阳镜,仍是选择无视,旋即径直朝着大门走去。

    拉斐特则是斜眼看着莫德的身段,眼睛如扫描仪一般,将莫德的背影从头至脚扫了一遍。

    周围的海贼也是不禁看了一眼莫德。

    直至莫德离开,待大门复而掩上,酒馆内再次热闹了起来。

    走出酒馆,莫德看了看酒馆周围的环境,企图从中找出一处可供隐藏的阴影。

    在这种建筑高低不一且密集的地方,但凡有光,必然就会有阴影。

    很快,莫德就找到了一处合适的临时藏身处。

    他大步穿过街上人流,悄无声息没入藏身处的阴影之中。

    随后,他隔着街道,沉默注视着那家酒馆的大门。

    只要盯上的猎物走出酒馆大门,他就会尾随其后,寻找狩猎的机会。

    至于名字,也根本不用逼问,只要搜出他们带在身上作为吹嘘资本的赏金令就可以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距离拍卖会开始的时间仅剩不到十分钟。

    不过,莫德的关注点并不在拍卖会上。

    “嗯?”

    忽然间,莫德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是基德他们。”

    将身体藏于阴影中,莫德看着正往拍卖会而去基德基拉两人,下意识摸了摸背在身后的【乌索普】。

    “今晚若有机会,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莫德缓缓收回目光,眼中闪过寒芒。

    值不值得冒险,还得视情况而言。

    现在的话,还是先盯紧那几个猎物。

    要是被跑了,那他今晚就算白来了。

    莫德默默监视着酒馆大门。

    不一会,时针走向九点,拍卖所开始关闭入场通道。

    莫德远远看去,发现拍卖所周围冒出了不少服饰风格一致的人,如守卫一般在站岗。

    应该是拍卖所一方的武装队吧。

    莫德心想着。

    随后,不再关注拍卖所那边。

    一个小时过去。

    酒馆大门被推开,三个脸带酒意的男人勾肩搭背走出来。

    在看到那三个男人后,蹲守了一个多小时的莫德眼前一亮。

    “总算出来了啊。”

    莫德悄然跟了过去。

    而此时,拍卖会正如火如荼。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