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有人开枪了

    爆炸?

    是拍卖会那边的吗?

    莫德思绪一动,进而有些迟疑。

    假如真是拍卖会那边的爆炸,那么应该是出了什么乱子。

    有乱子,意味着更容易浑水摸鱼。

    但同时,也意味着风险更大。

    去还是不去?

    莫德思考了片刻,

    反正,只要离远一点就行了。

    至于索尔的安危。

    莫德想都没想过。

    就算参加拍卖会的人都挂了,他相信索尔也绝对会是活到最后的那一个。

    要说为什么,自从那天听到索尔传授的狙击手境界,莫德就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

    只要你跑得够快,那么,敌人的枪林弹雨、刀光剑影什么的就追不上你。

    而莫德认为,索尔作为一名连耶稣布都要报以敬称的老资历狙击手,即使硬实力不强,但跑得快的境界,兴许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水平。

    做出决定之后,莫德收好枪,一下纵跃,轻轻松松跳到楼房之上。

    今晚猎杀的三个海贼给他带来了实质性的收益,弹跳力方面自然也是有所增长。

    只是跳上个两三层楼高的房子,已不在话下。

    在建筑群顶上纵跃前行,莫德朝着拍卖会所在的方向而去。

    不一会,莫德就来到拍卖场所在的望角街。

    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一处合适的位于建筑顶上的观望位置。

    只不过,为了避开被卷进去的可能性,莫德所选的地方离拍卖会尚有一段距离。

    从他这里往拍卖场看去,只能清楚看到从拍卖场里窜出来的黑烟,至于拍卖场外的人群,却是只能勉强看个大概。

    在这种情况下,莫德忽然觉得,似乎有必要配一个携有战术功能的护目镜,或者方便随身携带的小望远镜。

    就像此刻,既能保证自身在足够安全的区域,还能看清楚情况。

    “要不要再靠近一点?”

    莫德思虑着。

    “算了,安全第一。”

    很快,莫德就放弃了涉险的念头。

    假如只是杀掉这些海贼就能拿到经验,那他愿意去冒险,毕竟收益摆在那里。

    但猎人笔记毕竟有所限制,这种情况就没必要去冒险了。

    只要老老实实待在安全的地方,然后耐心去等待就行了。

    运气来了,自然会有人头送上门来。

    运气没来,那就等下次机会。

    莫德握着【乌索普】,倚靠在一个长管烟囱边上,远远眺望着拍卖场外的情况。

    除了一阵浓烟,聚集在拍卖场外的人群还算冷静,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骚乱。

    又或者是因为拍卖场的武装队伍控制住了场面。

    “看来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莫德瞥了眼向着天空而去的浓烟,有些失望。

    没有厮杀的话,哪来的便宜可捡?

    在他的预想中,不求像顶上之战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激烈程度,但好歹来一场乱战也行。

    有乱战才会有厮杀,有厮杀才会有因为受伤而暂时性退场的人。

    那种时候,正是他可以趁势去捡几个人头的时机。

    可算盘打得虽然响亮,但乱子这么小,到头来估计什么也捞不到。

    “随便来个搅屎棍也行啊。”

    莫德自语一句。

    话音刚落,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开光嘴,拍卖场内又传来一声爆炸声。

    紧接着,一道身影冲出浓烟,如同一辆坦克撞进人群中。

    “嗯?”

    莫德顿时来了精神,凝眉看向拍卖场外的偌大街道。

    以他的目力,却只能看到个大概。

    似乎是有个“人”从拍卖场里杀了出来,然后将人群撞得四分五裂。

    “好家伙!”

    远远看去,莫德暗自道好。

    为了更清楚看到拍卖场外的情况,他不再蹲守,朝拍卖场摸了过去。

    此时。

    拍卖场外。

    人群中腥风血雨,残肢乱飞。

    一个两米高的鱼人在人群中横冲直撞。

    “滚开!”

    鱼人面目狰狞,那满是利齿的嘴巴,如一柄锋利的长刀,一瞬间就将挡路的人咬成数块。

    可怕的是,在那散落的尸块中,正好有一块顺势落进鱼人嘴巴里。

    咕噜——

    那鱼人却是没有吐出尸块,而是生生咽了下去,以此填饱那空荡荡的肚子。

    “滚开,滚开,都给我滚开!”

    “我要回去,回去大海!”

    鱼人脸上满是刺眼的血迹,一边狂吼,一边向前探出双手,各自握住一名海贼的颧骨。

    惊人的握力突兀爆发,两个海贼的脑袋便如西瓜般炸开。

    随后,鱼人余势不减,继续往前冲。

    然而周围的人类实在太多,任凭他如何卖力,在旁人看来,却也是步履蹒跚,离突围只剩下一个名为【绝望】的距离。

    不出意外的话,在这种绝境里,就算鱼人再怎么能杀,到最后也绝对会力尽而亡。

    “是鱼人,被他近身就完蛋了,开枪啊,快开枪弄死他!”

    混乱之际,人群中突然有人吼道。

    砰——

    有人顺势开枪。

    然而,打出去的子弹非但没有打中鱼人,反而是打中了一个倒霉的海贼。

    “哪个蠢货开的枪?”

    中枪海贼的同伴又惊又怒,难以想象在这种以多围少的情况下,竟然会有蠢货开枪。

    这是嫌平时枪法太烂,然后来找自信的?

    “让开,都让开。”

    拍卖会武装队如一双大手,硬生生将人群拨出一条通道。

    “住手,那鱼人奴隶是拍卖会重要的商品!”

    “去你大爷,都骑到脸上来了还住手?”

    一个同伴被鱼人杀掉的海贼瞪着赤红眼睛,抬起枪口对准鱼人的后背。

    即将扣下扳机时,一名武装队的成员及时出手,从背后趁乱夺过那名海贼的燧发手枪。

    正要开枪的海贼愣了一下,转身便要破口大骂时,耳畔骤然传来一声枪响。

    那海贼身体一震,低头看着淌血的胸口,嘴唇动了动,当场倒地成了一具尸体。

    夺过手枪的武装队成员见状愣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是枪支走火。

    “谁开的枪?”

    武装队成员脑袋里蹦出一个问号。

    蓦然间,便听到有人喊道。

    “拍卖场的人动手了!有人被他们杀了!”

    “我没……!”

    那名武装队成员刚开口辩解。

    又是一下枪声。

    子弹正中他的眉心,遏止住了他那句没来得及说完的话。

    随着一名海贼和一名武装队成员中弹而亡,乱象初显。

    “草,杀我兄弟!”

    砰——

    枪声过后,又一名武装队成员中枪倒地。

    而喊话又开枪的那个人却迅速缩回人群,瞬息间不见了踪影。

    拍卖场一方的武装队虽然被莫名其妙干掉了两名成员,但他们终究代表着拍卖场的立场,没有贸然还手。

    然而,随后而来又是两枪,直接击碎了他们的立场。

    一时之间,现场更乱了……

    鱼人奴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仿佛看到了机会,虐杀海贼的动作愈发显得麻利。

    ........

    “谁给的助攻?”

    一处楼房顶上,惊讶不已的莫德飞快收起【乌索普】,旋即跳进建筑与建筑之间的巷道里。

    “难不成有同行在?”

    莫德飞快转移阵地。

    他摸来现场后,才知道从拍卖场闯出来的“人”是一个鱼人。

    观察了一会,他觉得场面太过和谐,于是尝试性开了一枪。

    本来也没抱太大期望。

    哪曾想,在他开枪之后,接二连三的【助攻】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之后,事态发展出乎他的预料。

    听着从拍卖场那边传来的厮杀声,莫德在建筑巷道里穿行,一边装填弹药,一边加快脚步。

    他可不是脚底抹油要跑,而是打算换个地儿,看看有没有鱼漏出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