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愤恨吧莫德

    时隔两月重见天日。

    走出武器店,或是感受自由,或是卸去负重,莫德只觉得浑身舒畅。

    甚至连巷子里的“臭老鼠味”都显得不再那么刺鼻。

    “舒服。”

    莫德仰头看着斜斜落向屋檐的阳光,轻缓活动了下双腿,有一种如燕般的轻盈感。

    转而目视前方,狭窄的巷子里杂乱无序,随地可见垃圾,墙壁两侧堆放着吃尘严重的木箱,散发出阵阵霉味。

    “稍微跑一下好了。”

    莫德在原地跳了几下,徒然间向前冲出去,挟裹起一阵大风,卷起满地的垃圾。

    不顾其他,莫德在曲折的巷子里快速穿行。

    行过有人所在的地方时,只在身后留下一张张瞠目结舌的脸。

    这些人甚至没看清楚莫德的脸庞,有所反应时,只能看到从半空中凌乱散落的各种垃圾。

    夜色酒吧。

    作为隐蔽的情报售卖点,生意一如既往平淡。

    吧台前,仅有一个常驻客人——狼鼠。

    吧台内,一身酒保制服的塔塔木如往常般擦拭着杯子。

    嘎吱——

    莫德推门而入。

    听到开门声,塔塔木和狼鼠第一时间朝着门口看去。

    他们两个都是情报工作者,但类别不同。

    所以,每一个走进酒吧的人,都会是他们各自的潜在客人。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来人却是久别两月的莫德。

    “哟,好久不见。”

    莫德走进酒吧,朝着两人打了声招呼。

    看着走进酒吧的莫德,塔塔木有些意外,旋即微笑道:“欢迎。”

    狼鼠则是及时掩去针对于莫德的一丝慎重之意,转而一副仿佛见到多年老友的样子。

    “乌索普!!!你这段时间去哪了!!!”

    狼鼠跳下椅子,张开双臂,兴奋走向莫德,似乎想来个大大的拥抱。

    “也没去哪,反正解释起来挺复杂的。”

    莫德闪身躲过狼鼠的拥抱动作,随口敷衍了一句,便径直向着吧台走去。

    被莫德躲过拥抱动作,狼鼠却一点也不尴尬,很自然的放下手臂,随即坐到莫德身旁。

    “说来听听呗,正好我和塔塔木闲着也是闲着。”

    “唉,这事说来话长。”

    莫德轻叹一声,同时对着塔塔木竖起手指,示意要来一杯酒。

    狼鼠作洗耳恭听状,期待道:“没事,你可以慢慢说。”

    这兴许会是他第一次从莫德口中听到关于武器店的事,不由得些微紧张起来。

    莫德却道:“因为太长了,就不说了吧。”

    “呵、呵呵……”

    狼鼠脸皮扯了扯。

    莫德没有理会狼鼠的反应,向塔塔木要了抽屉里的悬赏令。

    塔塔木停下调酒动作,打开抽屉,将悬赏令拿给莫德。

    莫德接过一叠悬赏令,认真看了起来。

    见莫德看得这么认真,狼鼠不好出声打扰,只能默默喝着酒。

    灭掉尖牛海贼团后的第五天,他从祗园那里拿到了关于莫德身份的情报。

    不仅知道了莫德的真名和出身,连袭击了百加得商船的幕后真凶也查了出来。

    毕竟,海军情报机构也不是吃白饭的。

    有针对性的去查,该翻到的东西,基本都翻出来了。

    当时值得去惊讶的事,并非幕后真凶是匪帮贝基一事,反倒是莫德还活着的事实。

    “百加得.莫德。”

    狼鼠喝了口酒,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名字。

    而这个名字的主人,正坐在旁边。

    只需伸手,就能摸到。

    至于如今仍被疯帽镇海贼铭记心中的乌索普之名……

    算了,狼鼠哪有功夫去将这个名字纠正成真名。

    像假名这种东西,除了那些追求名声的海贼,在这里的许多人都会去用,包括他自己也是。

    “要怎么做才能不着痕迹让莫德和匪帮狗咬狗?”

    从祗园那里,狼鼠不仅拿到了关于莫德的情报,还接收到了祗园的指令。

    指令内容是让莫德和匪帮形成对立关系,以此进一步试探诡枪的态度。

    这也将是最后一次的试探。

    思索之间,狼鼠看向酒柜里琳琅满目的酒瓶,最终定格在一种白朗姆酒牌子的酒瓶上。

    有了……

    狼鼠偏头看了眼正在浏览悬赏令的莫德,以及塔塔木刚调好的酒。

    这种情况,不适合提及那瓶白朗姆酒,也就暂时作罢。

    最起码,得等莫德不将精力放在悬赏令上,以及这杯酒见底。

    想到这里,狼鼠耐心等候着时机。

    莫德一边记下悬赏令的内容,一边喝着塔塔木递过来的酒。

    十几分钟后。

    莫德看到最后一张悬赏令,杯子里的酒也差不多见底。

    狼鼠见状,忽然道:“塔塔木,我突然想喝百加牌的白朗姆酒,给我来一杯吧。”

    “好。”

    塔塔木回身取下酒柜里的白朗姆酒,旋即拿出一个新杯子,为狼鼠斟至七分满。

    晶莹酒液淌进杯中的声音略显悦耳,吧台上弥漫着一股醇厚的烈酒香气。

    莫德不禁看了一眼塔塔木手中的白朗姆酒。

    百加牌……

    他神情微动。

    狼鼠注意到莫德的反应,适时推荐道:“乌索普,这百加牌的白朗姆酒可是好东西,你要不要也来一杯?”

    莫德点了点头。

    塔塔木见状,也帮莫德倒了一杯,旋即将酒瓶放到一旁。

    狼鼠举起酒杯喝了一口,先是发出一下长长的满足声,随即一脸感慨。

    “这个牌子的白朗姆酒,几个月前还只是百加得商会的专供货物,平时哪能喝得到,但现在却不一样了,几乎每个渠道都能看到它的影子。”

    莫德闻言面不改色。

    狼鼠继续道:“说起来,能在这里喝到这个牌子的酒,还得感谢一下匪帮的贝基。”

    “匪帮贝基?”

    听到熟悉的名字,莫德眼眸微凝。

    狼鼠瞥了一眼莫德,顺势道:

    “是啊,匪帮为了扩张私酒渠道,不仅袭击了百加得商会的商船,事后为了侵吞掉产业,甚至将百加得家族的人杀得一个不剩。”

    “在那之后,匪帮接手了百加得的产业,然后将很多酒货散了出来,这款朗姆酒就是其中一种。”

    说到这里,狼鼠佯装喝酒,观察了下莫德的反应。

    见莫德陷入沉思中,并没有预想中的愤怒。

    狼鼠却是一点也不意外。

    他早就见识过了莫德那能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心性。

    但总归还是有一点反应的。

    愤恨吧,莫德。

    然后赶紧去找贝基麻烦。

    狼鼠暗自想着。

    殊不知,莫德根本没有所谓的仇恨。

    他之所以沉思,不过是在考虑狩猎贝基的可能性。

    哪怕沿用了这个身份,若是有能力有把握,顺势帮前身报仇倒也无妨。

    至于烂摊子,他可不想碰。

    先前那些足以影响到他的记忆,也是被他封到了角落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