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出山 第974章 面儿上必须过得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萤火虫小说 www.fs0451.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魏无羡一脸的焦灼,“小师弟,我俩私下交往问题不大,毕竟我们是师兄弟,别人也不能说什么。但是我要是把你带去那种场合,性质就不一样了,这种沙龙聚会代表的不仅仅是个人,更是家族,会让人误会的”。

  “误会什么?怕纳兰家以为我们联合在一块儿了”?

  魏无羡憋了憋嘴,“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毫无势力的外地人,有什么资格和魏家联合。纳兰家会误以为魏家要向他们开战,这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我爸会打死我的”。

  “在你们眼里我就弱小得如此不值一提”?

  “小师弟,这不是弱小不弱小的问题,也不是谁怕谁的问题,魏家家大业大顾虑甚多,你也是个商人,应该明白我的苦衷,在家族利益层面上,别说你我这点交情,哪怕是魏家自己人,魏家也不会为了个人感情置整个家族利益于不顾”。

  陆山民无奈的叹了口气,“哎,既然你我这点交情在你眼里一文不值,我看还是让小妮子以后不要接触你了”。

  魏无羡欲哭无泪,“小师弟,我上辈子到底欠了你多少,你是在把我往死路上逼啊”。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陆山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在魏无羡眼前晃了晃,“小妮子打来的”。

  说着打开了免提,“小妮子,今天玩儿得高兴吗”?

  魏无羡一脸紧张的盯着陆山民,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电话里传来小妮子咯咯的笑声,“高兴得不能再高兴了,我买了好多东西,吃了好多好吃的东西”。

  陆山民看着魏无羡,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哦,我正和四师兄一起呢,他是个很豪爽的人”。

  魏无羡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然后就听陆山民说道:“四师兄说了,国贸商城是他家开的,叫你别客气”。

  “是他家开的”?电话里头传来小妮子兴奋的声音。然后又听见她对韩瑶说话的声音,‘瑶瑶姐,这家商场是魏无羡家开的,我们再去逛逛吧’。

  魏无羡早已吓得脸色铁青,哭丧着脸小声对陆山民说道:“小师弟,我试试”。

  陆山民淡淡一笑,对着话筒说道:“别逛了,现在就回来吧”。

  “哦,”小妮子的声音有些失望,“我先送瑶瑶回家,然后就回来”。

  一顿饭吃完,魏无羡哀声叹气的开着一辆宝马离开,陆山民怔怔的站在街边,直到看不见车影也没有离开。

  他对魏无羡的印象不错,重情重义,表面上放荡不羁,实际上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两人的身份相差甚远,但他不但没有豪门贵胄的傲气,反而处处为他着想。

  但是那晚左丘告诉他不要太容易相信一个人,越是对他好的越要保持警惕,还特别提醒他不要完全相信魏无羡。

  陆山民回想着这几个月和魏无羡的接触,这几年的他早已脱胎换骨,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也很相信自己的分析能力,他相信魏无羡应该是个值得相信的人。当然左丘说得也对,要保持小心谨慎,涉及到一些核心敏感的事情,还是不能跟他说。

  回到宿舍,贺章已经回了老家,就剩下他一个人。翻开书本看了两页,陆山民有些看不进去。

  以前在江州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他隐隐感觉到左丘有些事情瞒着他,江州事情结束后这种感觉才慢慢消失,但最近,特别是那晚见了左丘之后,这种感觉再次升起。他倒不是怀疑左丘有二心,他相信左丘自有他的理由,只是这种被至于云山雾罩之中的感觉让他有些心里不踏实。

  呆呆的发了一个多小时的呆,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小妮子全身上下挂满了购物袋,连嘴里都咬着两个。

  陆山民取下小妮子嘴里和脖子上的购物袋,无奈笑道:“你这全身上下都挂满了,刚才是怎么敲的门”。

  小妮子把身上的东西到沙发上,指了指额头,“我用头撞的”。

  说着兴奋的翻出购物袋里的东西,拿出一块手表一边给陆山民戴上一边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牌子,反正挺贵的”。

  “多少钱”?陆山民随口问道,曾雅倩以前给他买的那块手表上次在天玉山与庞志远交手的时候遗失了,本来也打算买一块,只是太便宜了不符合他的身份,太贵了他又舍不得,所以一直没有买。

  “三百多万吧”。小妮子一点也不心疼的说道。

  陆山民的手抖了一下,之前他还在想两个女孩子买什么东西能花五百万,感情其中一大半都花在这块表上了。

  小妮子抬起陆山民的手歪着脑袋看了又看,满意的点头,“嗯,不错,看来还是钱识货”。

  说着转身又开始翻另外的东西,其中大部分都是陆山民的,有外套,有皮鞋,还有西装、衬衣、领带,全都是国际一流品牌。

  最后,小妮子拿出一条黑色的皮带,笑呵呵的说道:“这条皮带是瑶瑶姐给你买的”。

  陆山民哦了一声,“四师兄要是知道大部分钱都花在了我的身上,估计更加心疼了”。

  小妮子咯咯笑道:“这条皮带是瑶瑶姐自己掏钱买的,她说给男朋友买东西得花自己的钱”。

  陆山民怔怔的看着一脸自然的小妮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小妮子,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亲热的叫她瑶瑶姐了”。

  小妮子毫无自觉的望着陆山民,眼珠子转了转,“我也记不得了,不知不觉就这么叫了,你不是让我对她好点吗”?

  陆山民摸了摸小妮子脑袋,苦笑道:“我是让你对她好点,但也不是让你发自内心的跟她亲热,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在心理上要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

  小妮子眨巴眨巴了眼睛,咧嘴一笑,“山民哥,我觉得她其实挺不错,要不你把瑶瑶姐和梓萱姐都收了吧”。

  陆山民敲了下小妮子脑袋,“小丫头,你又在说什么胡话”。

  小妮子在胸前比划一下,说道:“我看得出,她的胸怀比曾雅倩大”。

  陆山民哭笑不得,“你还小,不懂大人的感情”。

  小妮子不高兴的撅起嘴,“又是这句话,当年白灵办升学宴,你在小山坡上也是这么说我”。

  陆山民安慰的摸了摸小妮子的头,“这老婆啊,不是越多越好,大多数男人一辈子伺候一个都很困难,更别说两个了”。

  小妮子疑惑的眨了眨眼,“你不一样,你的身体好,加上我也没问题”。

  陆山民一口气别在喉咙,咬着嘴唇指着小妮子鼻子,一时之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是彻底被这个小丫头打败了。

  半晌之后,陆山民指着门口说道,“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睡觉”。

  小妮子哼了一声,起身一跳,躺在了陆山民床上,“不走,今天晚上我跟你睡”。

  “不行,你赶紧给我起来”。

  “不起来,小时候我俩又不是没一起睡过”。

  “那能一样吗,你现在长大了”。

  “反正我不走”。小妮子背过身,死死的抱住杯子不松手。

  陆山民知道小妮子最怕他发火,不过他又有些不忍心对她发火,实在无可奈何,只能睡在贺章的床上。

  ........

  ........

  不得不说魏无羡的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第二天中午就打电话告诉陆山民事情办妥了,在第三天亲自来开车接陆山民。

  车上,魏无羡吐了一大堆苦水,说是把脸不要才替他求得这个名额,还一直喋喋不休的唠叨事后一定会被他被打断双腿。

  陆山民实在听得厌烦,打断道:“说正事儿吧,给我讲讲贵圈的情况”。

  魏无羡花了两分钟调节情绪,反问道:“你在东海也算是个小老板,没参加过类似的活动”。

  陆山民微微皱了皱眉,当年就是曾雅倩带他去金帝会所,在那里认识了郝伟、陈洋、还有叶梓萱,前两人这些年多多少少对他都有所帮助,至于叶梓萱,陆山民摆了摆头,淡淡道:“每个圈子都不一样,东海怎么能和你们这帮京城顶级豪门相比”。

  魏无羡得意的笑了笑,“那自然是不一样。今天晚上更不一样”。魏无羡开始娓娓道来。

  “吕、韩、吴、田是天京公认的四大家族,别看这几家没上福布斯富豪榜,那是人家低调,真要亮出来实打实的比,那些榜上有名的人拍马也追不上。”

  “这四家不光是有钱,家族里各行各业都有拔尖的精英,从政从商、科研学术无不涉足,各种人脉眼花缭乱,这种底蕴不经过几代人是积累不起来的,更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陆山民笑了笑,“今晚是哪家的公子千金做东”。

  “田家”,魏无羡说道,“要说这四大家族里面,田家的实力要稍微弱一点,他们家祖上是石匠出身,所以底蕴要差了一点,但是田家的人有个共同的气质,那就是像石匠一样执拗,做任何事情有种不把石头打穿不罢休的韧劲儿和狠劲儿。就是拼着这股子劲头儿,经过三代人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气象”。

  说着又接着说道:“这还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田家没有一个纨绔子弟,个个严于律己还能吃苦”。说着啧啧感叹道:“历经三代的大家族,家里么那么多子弟,连一个吃喝玩儿乐欺男霸女的败家子都没有,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陆山民也是颇为震惊,这已经不是家风好的问题了,真不知道田家是怎么做到的,也难怪田家能从一个石匠发展到现在这个气象。“确实很神奇”。

  “神奇吧,我告诉你,还有更神奇的。家族这么多子弟,从没听说过有兄弟姐妹不和的,连妯娌之间都相处得很和睦”。

  陆山民眉头微皱,有些不相信,“不可能吧,人家表面上和睦,私下的事情外人怎么知道”。

  “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壁,四大家族里面的关系千丝万缕,更何况这个圈子其实挺小,

  田家几代人那么多人,要是真有兄弟妯娌不和睦的,不可能一点风不透”。

  陆山民啧啧称叹,“这个田家,还真是不简单啊”。

  “再给你说个趣事,他们家家主的继承特别有意思,先是大家共同推选出三个候选人,要当这个候选人可不简单,反正我是做不到,先不说聪明才干品德之类,这些都是必备条件,还有一项特别搞笑的条件,那就是必须得是个优秀的石匠”。

  说着呵呵笑道:“我看过田家子弟拿着铁毡子和铁锤打石头的样子,一个个光着膀子挥汗如雨,你还别说,田家子弟随便拿出一个来,比外边那些普通石匠水平要高出一大截。”

  陆山民点了点头,升起一股敬佩之感,“确实很有意思,想来田家是想让子弟们忆苦思甜不忘祖辈的创业艰辛,立下这个规矩的人用心良苦”。

  魏无羡呵呵一笑,对这种方式嗤之以鼻,“你知道田家家主的象征是件什么东西吗”?

  陆山民好奇的问道,“这接替家主还有象征的东西,田家很注重仪式感嘛”。

  魏无羡乐得呵呵直笑,“是一根铁毡子,据说是当年祖上传下来的。每当我想到田家家主交接仪式的场景,都忍不住大笑”。说着仰起头哈哈大笑。

  陆山民到没觉得很好笑,听了魏无羡的介绍,他对这些顶级豪门有了更理性的认识,不管是韩家也好,田家也好,能到达这个位置,都有着远远超越寻常人家的胸怀和家风。不管他们有没有利用手里的权势巧取豪夺,单单从这些方面上看,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比拟。

  魏无羡接着说道,“外边不了解实际情况的人一直以为田家排在四大家族最后以为,实际上圈内的明眼人都看得清楚,田家最近十来年已经悄悄的赶上了,相信用不了多少年,超越吕家也不是不可能”。

  陆山民之前了解过一些天京这些大家族的情况,不过都是从其他层面,听了魏无羡的一席话,从另一个侧面对田家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今晚要去的地方,是一处名叫花韵的私人会所,不是想象中那样处在最繁华的闹市区,也不是在一眼看上去就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豪华酒店。

  汽车进入南安胡同,胡同里安安静静灯光昏暗,往里行驶了大概两三分钟,就看见一溜儿的豪车停在胡同里,陆山民知道大概就是这里了。

  魏无羡停好车,两人走到门口,一个身着中山服体型微壮的中年男子含笑朝魏无羡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了手,“魏公子,你是知道规矩的”。

  魏无羡一边张开手,一边笑着说道:“熊哥,这是我小师弟,田大少邀请来的”。

  中年男子搜完魏无羡的身,目光停留在陆山民身上,眼神如炬。

  陆山民含笑朝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搜身,目光也停留在对方身上,虽然中年男子没有释放出气势,但对方的境界不算太高,大概能感知到在搬山境中期中阶巅峰,离搬山境后期还差临门一脚,如果踏入搬山境后期,掩藏气势之下就不太好明确判断出境界了。不过一个迎接宾客的人都能有这样的境界,可见韩家底蕴的深厚。

  经过一番搜身之后,两人踏进了院子。

  在外面看,看不出多大气势,进入里面才发现是一座很大的四合院,回廊转折,一连连着三个院子,比一般的四合院要大出两三倍。

  灯光之下,四合院白墙灰瓦,回廊里雕栏玉砌,每根柱子上的朱漆鲜艳,上面雕刻着精美的金色游龙,梅兰竹菊,不仔细看还难以看出。

  院子里腊梅盛开散发出阵阵沁脾清香,亭台楼阁、假山碎石,即便陆山民不太懂得艺术,也能看得出一定是名家手臂。

  假山之间,回廊旁边,人工开凿的小溪流着潺潺溪水,溪水冒着白烟,显然经过人工加温,否则这寒冬腊月,溪水早已结冰。

  穿过两座院子,已然能隐隐听到里面的说话声。

  魏无羡再次嘱咐道,“你要有心理准备,今天受邀前来的都不是一般人,大多都是各个家族中颇受重视或者已经在家族里担当一定重任的人,并不是是一个豪门子弟都可以来,这些人个个眼高于顶,而且都有真材实料,以你的身份地位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你的到来必然引起某些人的不满和不屑,你可要夹着尾巴做人,不要给我丢脸”。

  陆山民淡淡道:“放心吧四师兄,我是来交朋友的,不是来找敌人的”。

  “交朋友也要注意分寸,这些人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攀上的,你自身没有背景没有实力,没人会真正对你看得上眼,所以切忌死皮赖脸去贴人家,反倒让人看不起”。

  “四师兄,你今天的话有点多了”。

  魏无羡拉着陆山民的手,一本正经的说道:“不是我的话多,今天韩家有人来,纳兰家也有人来,千万千万要克制住,记住我上次跟你说的话,天京人要脸面,私底下怎么死磕是私底下的事儿,这种场合面儿上必须过得去”。

  5000字章节,就一更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