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刘霄

    “哥哥。”骆卿试探着喊道。

    再一抬头,他就见一略显邋遢的男子翘着腿坐在一张凳子上,嘴里还叼着根草,双手放在后脑勺上,身子略略往后仰着靠在墙上,看起来约摸三十岁上下。

    顾淮听得她回来了就朝她招了招手:“卿卿,来,你认识一下,这是哥哥的朋友刘霄,你唤他刘大哥就是了。”

    刘霄在见到骆卿进来时就坐正了身子。

    骆卿有些不喜刘霄,觉着他吊儿郎当的,但哥哥教过她,第一面并不能识别一个人的好坏,况她脾性好,自也没显出自己的情绪,而是乖乖巧巧地喊了声刘大哥。

    刘霄是真没想到顾淮会认识这么一个小姑娘,看样子,这小姑娘应该是同顾淮住在一起的,这些个姑娘的玩意儿也是她的。

    他看了眼顾淮,见他神色坦然,甚而在同小姑娘说话的时候还更温和了几分,心中有了番估量,甚而主动问起了骆卿的名字。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骆卿,刘大哥直接唤我的名字便是。”

    骆卿分外乖顺地答道。

    “卿卿啊,你刘大哥的医术可是比宫里太医院的太医都要好的,被人称作神医呢。”

    刘霄听着顾淮对自己的夸奖只觉脊背发凉,一种不好的预感慢慢爬上心头。

    顾淮可没空理会刘霄的坐立不安,兀自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你不是想学医吗?我这回请他来就是为了教你的。”

    刘霄不干了,噌地一下站了起来:“顾淮!我就知道,你一夸我准没好事!你休想……”

    骆卿听得顾淮的话双眼陡然亮了起来,什么不喜都抛到脑后了:“真的吗?刘大哥真的能教我吗?”

    刘霄看着满脸惊喜的骆卿后面拒绝的话有些说不出口了,顾淮趁火打劫。

    “当然了,你别看着你刘大哥邋里邋遢的,也显老,但人还是不错的,我们卿卿这么乖,他定然会答应的。”

    说着,他对着刘霄又道:“是吧?刘霄。”

    刘霄看着顾淮嘴角带的这抹半带威胁的假笑就头皮发麻,偏骆卿还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他最受不了这个了,摆摆手道:“行行行,多久?”

    骆卿却陷入了纠结:“可是……刘大哥既然是神医,为什么不能治好哥哥的眼睛吗?”

    刘霄最受不得旁人质疑自己了,脱口而出道:“这可不赖我,是人自己中毒后拖着,这一拖不就成这样了?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没让他给全瞎了,想想法子以后不定还能看见。那药多磨人,也亏得他能忍着!幸好那毒药不是直接要他命的!”

    骆卿更是担心了:“哥哥,你怎么……”可她又有些不忍揭他的伤疤,更是不知自己该不该问,将到嘴的话又给咽下去了。

    顾淮知晓骆卿着急了,瞪了刘霄一眼才安抚她道:“没事,你好好学医,不定哪日哥哥的眼睛就被你治好了,那时候哥哥就可以看见这么小就被旁人惦记上的卿卿生得是有多好看了。”

    骆卿没成想自己又被打趣了:“哥哥,我看你这能给我记一辈子了。”

    “是呀,可得记一辈子。”顾淮回道。

    刘霄还从没见过顾淮露出这般腻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还说这种话,怪肉麻的,禁不住抖了抖,看能不能褪下一层鸡皮子疙瘩来。

    “我说顾淮啊,你……咱能不这样吗?是欺负我没妹妹吗?”

    顾淮笑了笑,没说话,倒是骆卿,颇为温顺地同刘霄行了一礼:“以后还望刘大哥多多照顾骆卿了。”

    刘霄看了眼顾淮,突然起了坏心思:“那……是不是得拜师啊?”

    顾淮摇头失笑道:“去你的,你就是想占我便宜吧!我是卿卿的哥哥,你是卿卿的师父,你是不是还大我一辈儿啊?”

    刘霄摆摆手:“算了,我大人有大量,看在骆卿小姑娘的面儿上不与你计较。”

    骆卿知晓两人许久没见面该是有许多话要说,主动出了大堂转道去厨房做晚饭了。

    待人走了刘霄才压低声音道:“之前我来你还不让我住这儿,说什么你一个人的清净地,她,是住这儿吧?”

    顾淮敛了脸上笑意:“刘霄,好好教她,你不知道,她以前的日子有多苦,有多招人疼,我是真的将她当成自己妹妹来待的。”

    刘霄也收起了嬉皮笑脸:“好,谁叫我欠你一条命呢。我就在这里呆个一两年不走了吧。”

    顾淮拿起折扇在空中点了点:“算你仗义!”

    刘霄看了顾淮手中的折扇一眼:“这大冷天儿的,就别拿着把折扇装模作样了!到这儿多久了,这脾性还没改!”

    顾淮也不反驳,只道:“待会儿吃了饭你还是去钟婶家住,我都让钟婶安排好了。”

    “什么?”刘霄知晓顾淮不是玩笑话,撇了撇嘴,认命道,“知道了!”

    一时,屋内有些静,刘霄到底是憋不住了:“你对她这般好你就不怕到时候她……”

    话未完,但顾淮已知他话中的意思了。

    “我都退到这一步了,眼睛也瞎了,再也不能带兵打仗了,他还要逼迫我到何种境地?况,卿卿只是一个孤女,什么都不知道。”

    刘霄叹了口气,不再多言。

    刘霄吃了骆卿做的饭之后终于是心甘情愿地愿意教她医术了。

    谁叫他无欲无求,就喜好吃呢?这骆卿做的家常菜实在太合他的胃口了。

    骆卿收到这一连串的夸赞还真是受宠若惊,只好让刘霄多吃点。

    到得晚上,刘霄要走的时候骆卿才微微安下心来,这里还是只住她和哥哥两个人,没有旁的人。

    只是她却觉着今晚的哥哥有些反常,在她吃饭的时候就发觉了,太过沉默了。

    送走刘霄后他就进了书房弹起了琴。

    她什么都做不了,就坐在一边儿听着,默默陪着他。

    只是琴声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她试探着问道:“哥哥,怎么不弹了?”

    顾淮抚摸着琴声,半晌,才道:“这是我娘的琴,所以我从不让外人碰。今日刘霄来,勾起了些往事。”

    顾淮是在解释自己今晚上失常的缘故。

    可顾淮接下来的话却让骆卿呆住了。

    “卿卿,你想学弹琴吗?哥哥想,哥哥可以教你了。”

    只要顾淮愿意教她的东西她都愿意去学,只是……

    哥哥不喜旁人碰他的琴,就连擦拭也是他摸索着小心翼翼地自己上手的,就连她也从未碰过。

    “那我明日去买把琴。”

    顾淮没有回头,双手轻轻地抚摸着琴弦,好半晌,骆卿才听得他的回答。

    “不用,就用这把吧。”

yunyuedu5(云阅读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