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是骆家的孩子

    骆卿听完了骆家管事说的话一张小脸变得煞白煞白的,她嘴唇颤了颤,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她觉着自己一定是听错了,什么?她竟是骆家主君的孩子?怎么会呢?

    她颤着手急切地揪住了顾淮的衣袖,然后转过头拿那双早已泛红的双眼直直盯着他道:“哥哥,是真的吗?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顾淮张了张嘴,也不知该说什么。

    骆卿的父亲找来了,他虽万般不舍,可他又有什么立场阻拦?他知晓,骆卿一直想要有个家,他是给了骆卿一个家,但父母的爱呢?他给不了。

    况且她此番若是不回去怕是要遗憾,他不想她遗憾。

    还有他的立场,京城异动,他也不知自己会不会被波及……

    顾淮的沉默让骆卿不知所措,偏这时候一边儿的管事还来火上浇油。

    “您确确实实是我们骆家的五姑娘啊,主君寻了您许久,如今可算是找到您了,就盼着接了您回去好阖家团圆呢。”

    骆卿没想到顾淮方才问自己是这个意思,当下便道:“我不去京城,我要陪着哥哥。”

    骆家管事接下来的话被骆卿这句话一下子给堵死了。

    顾淮叹了口气,让管事带着人先去寻骆老太太,他再来劝劝。

    骆卿见顾淮似要对自己说什么,立马捂住耳朵,丢下一句“我不想听”就跑进自己屋里躲着了。

    她回了自己的闺房后就将门给关上了,然后顺着门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她才不要……才不要离开哥哥。

    不多会儿她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敲门声,独属于顾淮的温和沉稳的声音自外面传来。

    “卿卿,你出来,跟哥哥好生说说好不好?”

    “我不要,哥哥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烦卿卿、觉着卿卿碍事了?”

    一说出这话骆卿就后悔了,哥哥是个怎样的人她再知晓不过,任何人都可以说哥哥的不是,就她不能。

    她怕哥哥生气,又久久没听到外面有声音传来,是愈发慌乱,忙起身将门打开了,却见门前站着她高大挺拔的哥哥。

    “哥哥,对不住,卿卿不是故意要那样说的。”

    她一把扑进了顾淮的怀里。

    顾淮也紧紧回抱住了她,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哥哥也舍不得卿卿啊,但是那是卿卿的父亲啊,卿卿不也一直想要父亲吗?”

    骆卿在顾淮怀里用力地摇着头:“可是……可是现如今我更舍不得哥哥,比起父亲,我更想要陪着哥哥。”

    顾淮勾了勾嘴角:“哥哥听到这话真的很开心,这三年啊,哥哥总算是没有白费。可是卿卿啊,你十四岁了,再过两三年你就要成亲了,不可能一辈子陪着哥哥的。”

    骆卿停止了抽泣,慢慢从顾淮怀里退了出来,良久,才低声道:“不,卿卿大不了不成亲,哥哥不也一直没成亲吗?”

    顾淮拉着骆卿到大堂内的凳子上坐下,又掏出帕子摸索着给骆卿擦着眼泪,这才温声道:“哥哥之前是因着战事耽误了成亲,也是没遇着欢喜的,如今到了这儿……也没遇上,以后也不知能不能遇上。”

    骆卿听着顾淮的话,心头产生了股子异样的感觉,她才发觉她不想哥哥成亲,不想他喜欢上别人。

    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感情,但她觉着她或许找到了可以留在这里一直陪着哥哥的法子。

    她一把拉住了顾淮给自己擦眼泪的手,扬起一张明艳动人的小脸,坚定道:“那我嫁给哥哥,我嫁给哥哥后就不用去京城了,就可以一直陪着哥哥了。”

    顾淮诧异地望向骆卿,多少年没有过的心慌意乱突然席卷心头,只觉她握着自己的小手灼热异常,忙收回了自己的手。

    骆卿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很是低落:“哥哥……我知晓,我配不上哥哥,但我……我可以努力,我……”

    顾淮知晓自己的举动让卿卿伤心了,又伸出手轻轻按了按她的脑袋,温声问道:“卿卿可知什么是喜欢?”

    “卿卿知晓,卿卿就很喜欢哥哥,看着哥哥就欢喜,要是见不到哥哥了就会很伤心的。”骆卿极力想要说服顾淮,要顾淮让自己留下来,只要顾淮能让自己留下来就好。

    顾淮知晓骆卿的惶恐,但他的卿卿还小啊,她有大把的青春年华,不该被困于这一隅,她该去瞧瞧的。

    最为重要的是,他不想他的卿卿往后后悔,怨怪她自己,也怨怪他。

    这可能是他的卿卿唯一一回感受什么是父爱的机会,再往后,他的卿卿就要及笄了,再大一些就要成亲了。

    说来,他也觉着好笑,这还是自己头一回这般瞻前顾后,为人思前想后。

    骆卿不知顾淮的种种顾忌,只想着留在他的身边。

    “哥哥,就让我留下吧,留你一个人在这里,冷冷清清的,卿卿也不放心啊。”

    “卿卿,哥哥以前也是这么一个人过来的。”顾淮此言一出骆卿当即怔住了,而他狠狠心又将残忍的话说出,“卿卿小,只觉着哥哥便是最好的,待卿卿见了世面,许就明白哥哥不是最好的了,还有更多可以让卿卿欢喜的事物或是……人。”

    他说到最后一个字,像是有根针轻轻扎了下他的心般,有些刺痛。

    他没有多想,只觉这大抵就是做兄长或是做父亲的感受吧。

    骆卿松开了一直紧紧揪着顾淮的衣袖,埋下头默默流着泪。

    她拗不过哥哥。

    她想说她不会后悔的,也不会怨怪哥哥,但一切都是徒劳,哥哥会说她还小,一切的一切,只要一句她还小就能堵得她哑口无言。

    顾淮耳朵好,听得见骆卿哽咽的声音,可他到底是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陪着她坐在那里。

    是夜,骆卿坐在院子里用一双红通通的眼睛望着梨树上挂着的风铃和几朵还坚强生在梨树上的白花。

    这风铃是她挂上去的,还差点摔了一跤,还好哥哥接住了她。

    “哥哥……”

    顾淮就站在门口,骆卿低喃着唤他的时候他也听见了,可他没有上前,就静静陪着她。

    最后,他想,要是卿卿实在不愿回去,就算往后她会怨他,她会觉着遗憾,就由着她吧,留下她吧。

    饶是因此他要摆出自己的真实身份,饶是因此惹出许多麻烦,饶是……

yunyuedu5(云阅读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