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要被卖了

    大奶奶在门外听了许久,听得屋内哭声渐歇才准备回自己屋子,一转身就碰见了披着外衣出来寻她的大爷爷,吓了她好大一跳,待看清了人才抚着心口道:“你个糟老头子,吓我一跳。”

    大爷爷颇为不悦:“你将那个娃子留下来做啥?一看就是没吃过啥苦的,能干什么?白养啊?”

    大奶奶狠狠拍了一把大爷爷的手臂,又给他使了个眼色,见他住了嘴特特往骆卿住的屋子里看了一眼,见没甚动静便将大爷爷一把拖进了他们住的屋子,然后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

    大爷爷不解:“你这是干啥?”

    大奶奶低声道:“我这是瞧那娃子歇了没,这娃子我瞧着随了她娘,长得那叫一个水灵,要是卖给人伢子,你说说,我们不得又赚一笔银子?”

    大爷爷大喜:“那感情好啊!”

    大奶奶被他这大嗓门一惊,又上手拧了一把大爷爷的手臂。

    “你给我小声点!要是那娃子听见了跑了咋办?”

    而后她又不屑道:“哼!她那娘,一看就是个狐狸精,傍上了谁家的老爷,还就给我们这点银子让我们给她养女儿,她自己都不要的女儿我们凭什么给她养?我们底下还有两个儿子呢,我们攒着,也好给咱们儿子娶个好的,到时候看看还有谁家敢嫌咱家穷!”

    大爷爷也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你说得对,还是我婆娘聪明啊。”

    骆卿站在门外将这段对话尽数收入耳中,屋内大奶奶得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那是。”

    她方才哭累了,脑子也清楚些了,睡不着,不想呆在那黑漆漆的屋子里,就说想出来坐坐,没想到就听到这段对话。

    原来他们不是真心要帮自己的,他们得了我娘的银子还想将我给卖了!

    不知不觉间她的眼泪又落了满脸,但她知道不能耽搁,不能叫屋内的两人发现自己已经知晓了他们的下作想法,不然她就跑不了了,她还想活啊!

    她悄悄回了屋,待得整个屋子彻底安静下来她才蹑手蹑脚地出了屋。

    她侧耳听了半晌,大爷爷大奶奶的屋里没甚动静了,只传来了阵阵鼾声,该是睡熟了。

    她咽了咽口水,捏了捏拳,这才轻手轻脚地将大堂木门的门栓取下来,将门给打开了,可她没想到的是大奶奶他们用锁将院子的大门给锁上了。

    她掰了掰,委实没办法,只好翻墙出去。

    只是这围墙实在有些高,而她身量小,徒手根本就翻不出去。

    她急得一脑门儿汗,却见墙角正好放了个磨刀石,而一边儿还放着个矮墩。

    她心头一喜,忙上前将矮墩放到了磨刀石上面,然后整个人都站在了矮墩上,双手顺利地扒拉上了墙头。

    只是这会子双手被挤压,伤口更是疼了,可她不敢放手,她不能被卖给人伢子!

    她忍着疼痛往上撑着往墙上翻去,只是她双脚甫一离开矮墩矮墩就掉落在地,发出“啪嗒”一声,惊得一旁的鸡鸭惊叫起来。

    骆卿大骇,忙翻身上了墙,再抬眼瞧去就见大奶奶他们的屋子亮起了灯。

    今晚的月光不甚明亮,不时还被乌云遮住,她借着这明明灭灭的月光往围墙外面看了一眼,一时有些眩晕,太高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尖利又有些苍老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老头子,快来啊,门咋开了。”

    后面的声音愈发急了:“啊,是骆卿那小丫头片子,快来将她逮住啊!”

    骆卿狠狠心,咬咬牙,闭着眼往围墙上跳了下去,右脚脚踝处传来钻心的痛,显是脚崴了。

    但她顾不上这许多了,拖着脚伤就往前奔去。

    她不敢再喊人了,这村子里她没有几个认识的人,万一他们串通一气怎么办?

    虽说大爷爷大奶奶年岁有些大了,但好歹是全须全尾的,骆卿受了伤,他们眼见着就要追上了。

    骆卿看了看四周,正好那边有片树林,她赶忙闪身跑了进去躲了起来。

    大爷爷追到这边也没力气了,又有些着急,结果一跟斗摔到了一边儿的地里,腰给闪了,蹿出了一身冷汗。

    大奶奶见状,急吼吼地赶上来将人给拉起来了。“哎哟,老头子,你可没事吧?”

    大爷爷好容易缓口气出来:“你看我像没事的吗?你整这些个事儿来干啥呢?自己受罪啊!”

    骆卿就躲在离他们不远的树丛里,是害怕得不行,只能紧紧捂着自己的口鼻,是生怕喘气都被他们给听了去。

    大爷爷没好气道:“个丫头片子,哪里追得上?不追了不追了,反正也得了她娘给的银子,她也不敢回来了,也不用多她一口饭,快扶我回去!”

    大奶奶紧紧扶着大爷爷,却是没立刻走,犹豫道:“万一她又找上门来怎么办啊?”

    大爷爷冷哼一声:“怕她?怕她做什么?一个小丫头片子能做什么?而且那银子是她娘自己给我们的,也不是我们偷来抢来的,说到官府去也是说得过去的!她娘都走了,人也找不到了,哪里找得来人证?”

    大奶奶松了口气,点点头道:“也是,走吧,折腾一晚上了,要是被村里人知晓了也麻烦,就这样吧。反正那小丫头片子她娘都不要她了,不定会死在哪个犄角旮旯,就让她自生自灭吧。”

    说着大奶奶就扶着大爷爷往回走了,大爷爷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骆卿听得两人交谈声渐小,这才试探着探出头去看,见两人确实走远,她禁不住狠狠地松了口气,只是心头另一股子恐慌又不停歇地爬了上来,一时令她不知该何去何从。

    好像从小就是这样,她小心翼翼,听娘亲的话,照顾弟弟,从不出门,就是怕弟弟的爹爹来瞧见自己,徒惹他心烦,可到头来还是被抛弃了。

    她该怨吗?但她娘到底给了她吃给了她穿,什么也没断过,只是不给她好脸色罢了。

    不行,不能泄气,她还要活啊,这里离大爷爷他们住的村子太近了,她不能再逗留了。

    天大地大,她就不信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她脑子里突然闪过顾淮笑着的脸。

    她想要再去见这个好看哥哥一面,就一面,她如是告诉自己。

yunyuedu5(云阅读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